有個廣告如是拍,一位男子躺在一池沁涼的水漥裡,週遭突然湧現了大群好友,原來是幫他舉行慶生派對,當眾人拱著他許下願望時,一分一秒過去了,滴滴答答的水珠聲也沉靜下來,這男子緊閉的唇怎樣也沒法擠出一個願望,此際畫面會淡入至漆黑,亮起一行小字:「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在漁人教會外頭的海岸線,有個本地人熟知的地下冷泉隱藏於眾多珊瑚礁中,當然,這是不會寫在任何一本旅遊手冊上的私房景點。董牧師的兒子帶我站在高處遠 眺,指了一塊看起來毫無異樣的裙礁地帶,「就在那裡嘿!大石頭下面有個三角形的水池,一過去就會看到的啦!」,聽董先生說的輕鬆,我和阿滾、一順三人也抱 著愉快的心情出發去尋找神秘冷泉。
 
 十五分鐘過去了...
 
 原本看來近在眼前的大石礁,當我們走進群岩環繞的潮間帶時,卻顯的萬分遙遠;退潮後的岩岸充斥著被烈日曝曬到發白的珊瑚硬骨,步行其上只要一不小心就是讓身上多了幾十條免費的刺青服 務,在一連串地毯式Z字型的搜尋後,那處從高處會被大石擋住視線的湧泉池,像躲貓貓的孩子般在身前幾公尺的地方突然出現,只要縱身躍下就能享受到全年十度C左右的冷冽。這塊寶地來自島上中央山脈的地底伏流,穿過了山腳農田、海岸公路,直到岸邊珊瑚岩粗大的孔隙才一湧而出,順著狹長水道一路出海;也因為地底 泉的排水效應,這裡水質終年保持長清,退潮時是澄澈的淡水,等到漲潮時鹽分則略多。
 
 雖然冷泉的由來十分有趣,但在剛泡入水面的剎那,心中卻是百感交集,上半身還停留在攝氏三十幾度的高溫,下半身卻被無盡的寒意環繞,恐怕花再多錢建造的養生水療SPA中心都沒辦法達到這種感 動,無怪躺在我身邊的阿滾要說:「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啊!小豬,這裡就叫『夫復何求冷泉』吧!」
 
* * *
 
 從下午開始趁著太陽沒落山前,先騎車環島一周了解蘭嶼的地貌,之所以要趕在日落前完成,是因為整座島上除了部落以外的地方都沒有路燈,那是真真切切的黑夜。沿著公路旁不時可以發現通往山脈的小路,可能是連到山洞,洞口的一端又通往另一個部落;也可能是前往一處水芋田,裡頭有我們接下來幾天的三餐;還有可能是山羊們放牧的草原,無人煙的高崗...。在台北市騎車騎了好幾年,很久沒有脫下安全帽,感受自然的風直接掠過皮膚的觸覺,如果你相信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那樣的風是有生命的,我在陣歇陣起間,聽的見羊群們呼吸、大海的心跳、山巒群聚時的呢喃、白雲漂浮時發出低微的酣聲,這時候如果再出現一雙大手,拔去機車的隆隆引擎,在下坡的坡道無止盡的滑行,人們就能睡個甜美的午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