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言,在謄打這天日記時,剛好是農曆立冬,考完期中考回家的路上隱隱感到寒冷,從暑假以來一直想把這個夏天的熱潮帶在身上,最好永遠不要失去,終究是只能留在筆記本上回味吧!那麼,讓把時間倒轉到2006年七月21日,整個暑假裡最炎熱的那一天...

 八點整,機車大隊從漁人教會跟著董牧師一路來到天池的登山口,那是一處位於垃圾掩埋場的偏僻角落,假使沒有以前錯誤的觀光政策所遺留下的鐵架樓梯,我想一般遊客是不會想要走這條路上山的。地面上有遺留數根前人權充柺杖的樹枝,在大夥聽完董牧師講解天池過去日據時期的身為神秘木場的歷史後,紛紛拾起行頭正式朝山頂邁進。
 
 這邊值得一提的我們一行人有著不同其他登山客的裝扮,各個長袖長褲包裹密不透風,忘記帶長褲的大熊甚至用黃雨衣剪裁長襪套在腳上,儼然有唐山公唐山媽的味道--難道我們在這種天氣閒閒沒事玩大冒險嗎?還是大家在舉行忍耐大會?...
 
 看著一位位熱褲小可愛的辣妹、汗衫運動褲的陽光男孩從我們身旁魚貫而上,終於同行的羅小順受不了好奇心的驅使,開口詢問董牧師:
 
 「董牧師!聽說天池這邊會有恙蟲嗎?」
 
 「恙蟲?沒有的啦!你看,遮裡臉穩資都沒有喔!(這裡連蚊子都沒有)」
 
 是的,這裡再次重申,小心謹慎會害死一隻豬,我在出發前做了一個讓大家成為搞笑行軍團的決定,詳情請見2. 出發前夕
 
 * * *
 
 當大家恣意的蹂躪完山豬之後,我們紛紛寬衣解帶,繼續頂著陽光朝天池前去;不過路途遠比我想像中來得陡峭,有超過60度的上下斜坡,需要攀爬繩索才能越過的峭壁(可是,蘭嶼青年不需要繩索就可以單手抱著一個小孩跳上去,他只要有背景音樂天高地厚就夠了),在過程裡我們一度得手牽手變成人橋才能順利的攻破一道道難關,還差點以為會打破董牧師所見過的費時最久紀錄(來回花費五個小時以上);在最後要到達山頂前一刻,我們每個人不分男女都已經是渾身汗水淋漓,如果能選擇的話,大家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跳進海裡去來個「這才叫做人生哪!」。
 
 天池呈現在眾人眼前,是個充滿淤泥的千年火口湖,然而我再也顧不了這麼許多,人生難得幾回醉、有池子不跳是痴兒,在羅小順的登高一呼下,我和圓阿滾也紛紛拋開身上的束縛,直接跳進這口涵養日月精華的天池。不得不說,人生第一次裸泳獻給蘭嶼的天池實在是很值得。
 
 回程途中驚見一尾青竹絲攔路出現,董牧師抄起樹枝用武俠小說中才能看見的俐落手法,手起劍落了結了它,當下其實心裡百感交集,很難再按下快門拍攝街下來的景象,這條小蛇是因為我們要經過才會死去的啊!後來回到住宿處後,在翻閱董牧師家中所陳列自己撰寫的「漁人教會成立史」一書時赫然發現,原來牧師年輕時曾給毒蛇咬傷過,爾後再見到有毒的蛇類多半是除之而後快,或許冥冥裡自有定數吧!
 
 * * *
 
 經過一早的勞累到了下午,不能動彈的人窩在床上,我則重新造訪昨日的冷泉放鬆身心,瞇著眼睛看著陽光漸漸移動腳步,期待著夜晚的蘭嶼會跟白晝時有什麼不同風貌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