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已經開始邁向沸騰,大概有一百隻青蛙都跟我一起坐在這班公車上,只是包含我自己在內,沒有人想逃。
 在鐵皮包裹下的空間中,一陣低沉的耳鳴劃過眼角,是隻年輕的蚊子吧,我從它飛行時躍動的軌跡如是想;然而一度我感到吃驚的事情,那蚊子在急駛向總站的公車上、浮躁的空氣中,它始終保持一定的速度來回逡巡著,但是很快的我想起在課堂上曾經學習過某種知識,稱呼作:「慣性」。

 拜慣性所賜,蚊子不必有公車一樣六十多公里的時速,也能夠在車子中飛行而不至向後甩去、撞到最後一排的座椅,它一直以為自己不過是漫遊在大地的上緣,而事實也是如此;只是當它卻用著比其他同伴更快的速度往無法理解的目的地挪移著。又或者,如果有另外一隻蚊子,趁著車門開啟時一溜煙的搭了霸王車,但是卻不在車體中駐足,一旦前頭的運將踩動油門後,它是會猛然的慘死在車窗上頭、成為上下課學生無聊時偶爾撥弄的對象,又或者警覺的趕緊鼓動翅膀,加速向前疾衝?

 公車裡的蚊子它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飛行的速度和它所想的完全不一樣,就跟人們也無法體會為什麼靈魂的存在跨越了時間的範疇,為什麼宇宙中無所謂的方向,為什麼天上星空能在我們看不見時依舊閃亮。

 我們是成千上億偶然誕生在地球上的蚊子,知識與文化成為我們的慣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