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參加畢業典禮已經是快三年前的事情了,高中時學校的大禮堂還沒落成,一片廢墟敞在那哩,據說是將來的「羅馬皇宮」,這樣的榮耀留給學弟妹去享受,我們這屆自顧自的商借政大的禮堂作為場地,雖然唱完畢業歌後,不是從自己的校園裡走出、好歹也是走入茫茫然的未來裡,各有一番滋味。
 今晚是我小弟他人生中的第一場畢業典禮,讀了三年的幼稚園,該是踏入另一個層次的學習領域了,可是卻在前幾天剛好讀到一篇蘇軾誡子文,上頭火辣辣的寫著一行字,至今深印我心;「人生識字憂患始」。的確,從羨慕著大人總可以龍飛鳳舞的在紙上寫著天書般的字跡,到後來自己也慢慢成長,發覺那些字體的背後,總入木三分的刻著好多故事。姑且不論今天白紙黑字上自個兒的簽名往往得審慎萬分,深怕誤簽什麼賣身契;就連一般手札、日記,上頭也都不由得透露出一人的心事,有些筆劃灑脫,四處飛揚的字體,字跟他的主人一樣嚮往自由,可惜他主人生活的環境不是一張白紙,往往不能縱情揮霍。也有些娟秀的間架,一橫一豎都像是商量排排站似的,寫出這樣字的人,常常也是心中把接下來想做的事情井然有序的排好,不知不覺越排越多,可就不像是在紙上寫字那麼容易打發的了。還有些和天后宮裡頭扶乩時顯現符籙相似的字形,那就很難做解釋了,看過許多這種字認不出他自己的主人、主人也忘了寫過字的例子,或許這是另外一種物我兩忘的境地,莊周的筆跡應該也不是頂好看的。

 不過不論如何,捷睿你接下來就要上小學一年級了,除了看著你稚嫩的小手將在作業簿上的一排排格子裡寫下生澀的國字,在學校班級裡,你可能也會遇到和以往不同的體驗,有時會壓抑你好動的個性、有時卻又要求著你得展現所謂的活力,大人們常會希望孩子可以在該靜的時候靜、該動的時候動,有句古話不就是這麼說的嗎?等你以後學到這句成語的時候,你一定會懂得。不過老哥我小時後,一直抓不準到底大人們的心情在想什麼,我也很難給個答案,只是不忍心見到你在跌跌撞撞中摸索,當小睿以後遇到挫折或不知所措的時候,從其他地方找到出口吧!記得你喜歡彈琴、唱歌,就跟我喜歡跑步、爬山、看海一樣,有些生活上的事情,你我都無法控制,可是那些討厭的事--也無法控制我們想飛翔的心,別讓他們得逞了。

 小學六年當中,其實足夠你認識好多位好朋友,你能在幼稚園就有位哥兒們戴宏志是很幸運的事情;哥哥以前小學四年級前也有一位這樣的好友(土豆),可惜搬家後失去了聯繫,雖然有在長大後回去故鄉留下連絡的方法給他的親友,然而中斷的友情,總是很可惜的。後來我又在新的學校裡頭遇見了小逸,你以後一定有機會見到這位大哥,他和我有著極相似的興趣跟喜好,個性卻迥然有異,或許這就是讓我們兩能夠友情歷久不斷的原因吧!在他身上我總可以找尋到不同的觀點和發現,雖然我們仍然因為成長的遷徙而分離,但是這次我已經夠大到不被環境的遠近而迷惑,學著保持難能的情感;小睿,你也要珍惜往後日子裡每一段留藏在你心裡的感情,他們絕對不會在你生命中重複出現兩次,這是很大的秘密,如果記住了、也好好去守候。

 最後,在今天你的畢業典禮結束時,我走在會場外幽暗的走廊上,和你一起幫忙老師把小椅子抬去教室放好時,看到地上被遠方燈光拉長的兩道身影,很期待在大影子旁的小影子,有天也會長的高又壯,可以和旁邊存在已久的那個身影,一起並肩在--可能是倫敦的Fleet St.、尼泊爾登喜馬拉雅山的登山口、台灣海岸的礁岩上、......等等地方,一起走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