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打!在兩球就要輪到我了唷!」在田徑場的中央,四五個孩子們搶著一根棒球球棒,沒有人想當餵球的投手。
 「我可以一起玩嗎?我丟給你們打。」剛好慢跑累了,就踱到到他們的身後自告奮勇的加入;雖然一開始那群孩子還有些害羞,在幾球下來後,故意的一顆慢速變化球提前挖地瓜,我的苦瓜臉讓大家笑成一片,原本還存在的幾許尷尬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一邊試著抬腿、扭腰、開肩、蹬腿、甩臂、放球,沒有受過專業的科班投球訓練,我只是從小喜歡看棒球而已,進而喜歡上投球接球的那種感覺,在國外常常可以在小公園中看到父子檔拿著兩個手套和一顆小白球玩一個下午,簡單的你丟我接培養出很深層的一種默契;不管我丟了什麼方向的球,你都能穩穩的接住;就像是以後如果在人生中作了什麼決定,你也會在背後支持我一樣。

 在多年前職棒簽賭案過後,好一段日子沒有在操場上看到打棒球的人們了,拜近幾年幾次國際比賽下來的宣傳所賜,漸漸發現又開始有人提著心愛的手套球具來到綠色草皮上,雖然我們台灣很多社區還沒有寬廣的小型球場可用,可是偉大事業總是從簡單的你丟、我撿中開始的。

  看!又一個小男孩擊中了我投出的球,飛的又高又遠,那弧線比起美國職棒大聯盟的全壘打毫不遜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