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名稱取自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的作品,該書收錄〈攝影小史〉與〈機械時代複製的藝術作品〉兩篇文集。

之前看到梁文道在鳳凰衛視中文台《開卷八分鐘》節目上,介紹一位阿根廷作者安娜‧瑪麗亞‧舒阿(Ana Maria Shua)的《微型小說》(Microfictions)一書影片。我這才正視原來除了長篇小說、短篇小說外,還有一種文體是微型小說,而且方興未艾。上了維基百科搜尋,所謂的微型小說又稱「小小說」或「極短篇小說」,是順應現代人繁忙生活而發展成一種篇幅短小的作品。怎麼樣的小說才稱得上「微型」?其實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定義,有人說300字以內,也有人覺得1000字左右亦無不可。但不論如何,這些的簡短故事幾乎都有一種特質--會帶給讀者某種「靈光一閃」的省思,因此在維基百科頁面上的統一名稱則是「Flash Fictions」,取得很妙。

(按:可以把禪宗的話頭、公案當成微型小說的雛形嗎?)

可能現代人時間真的很吃緊吧!在看過這節目後不久,得知日本出版社(DISCOVER 21)正舉辦了「Twitter小說大賞」的徵文,徵求在140字以內講完的小說。而一位ID為「bttftag」的作者在兩千多名應徵者當中脫穎而出,贏得了五萬元日幣獎金。

有些文化人認為,小說的創作發展至此,可說是正在一步步踏進自己掘好的墓穴;但也有人抱持樂觀的看法,無論這種文體的名稱為何,對一般人來說,「微型小說」、「極短篇」,甚至是「散文詩」的界線並未如學者研究時那般壁壘分明。大眾依舊只在乎「閱讀」這件事本身帶來的興趣,而不是某種文體排擠另外一種文體;況且,讀者對於大部頭故事望之卻步的現象,遠在極短篇小說開始風行之前就已經蟄伏多時。會有這些文字精鍊、劇情奇詭的簡短故事面世,一部分固然來自作家本身創意,另外一部分也受到市場需求的考量。倘若將「長篇小說之死」的罪證指向短篇小說的創作恐怕是倒因為果了。

以下列出幾則我覺得相當有意思的「Micorfictions」讓大家先睹為快:

世界上最後一個人獨自坐在房間裡面,這時候忽然有人敲門……
--美國科幻作家佛瑞德瑞克.布朗(Fredric Brown)


當他醒來的時候,恐龍依然在那裡
--義大利作家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的短篇《恐龍》


我聽到了,就像其他人一樣,那個呼喊尖叫的聲音正在求救。
我跑出來了,就像其他人一樣,在這裡看著兩個人在路上爭鬥、扭打成一團。
我像其他人一樣,我沒法判斷誰是受害者、誰是攻擊者。
我只能夠等待,像其他人一樣,等待這個表演結束。
後來我們把屍體懸掛起來,把獎賞交給倖存者,就像其他人一樣,就像向來一樣。
--安娜‧瑪麗亞‧舒阿(Ana Maria Shua)的《就像其他人一樣》


她每週三都會來這所鎮上的小郵局。郵局的人管她叫星期三小姐。今天她又如約而至……「對不起,這樣寫無法投遞的」,拿著沒有寫對方姓名的信封,郵局的小夥子苦笑著抬頭看了看她。只見她微微低著頭、抿著嘴,雙眸閃爍著熱切的目光,緊緊地盯著他。
--《Twitter小說大賞》首獎@bttftag


小時候事故的關係,妹妹只能記得三個人——父母和我。在她 16歲生日那天,我對她說:「如果你有了喜歡的人,就把我忘了、將那個人記在心裡吧。」
「我才不會呢」,妹妹笑了。
第二年的某一天,妹妹和她的男友一起找到我,她帶著哭腔對我說:「哥哥,我是誰啊?」
--《Twitter小說大賞》評委會特別獎@6key


一個初冬的深夜,空曠的垃圾場。明天是丟棄大型夢想的日子。每個人都會到這裡來,丟棄自己傷痕累累的夢想。今夜,一個男子來到這裡,與他成為棒球選手的夢想訣別。過了不一會兒,一個老人出現了,「這個看上去還能使」,老人一邊將那個夢想裝入大口袋,一邊朝著馴鹿的耳邊喃喃道,「你們說,把這個夢想放在哪個孩子的枕邊呢?」
--《Twitter小說大賞》優秀作品獎@tahtaunwa


找不到工作。沒有錢吃飯。朋友給了一片口香糖,雖然不足以果腹,但不管三七二十一嚼了起來。嚼著嚼著,一直嚼到沒有一點滋味,「噗!」地吐了出來,居然成了一尊佛像。又試了一次,這次變成了千手觀音。於是,我就這樣成了口香糖佛像師。真的哦!
--《Twitter小說大賞》優秀作品獎@Wakegiorino


週日:被拉去聯誼湊人數,結果對她一見鍾情。
週一:千方百計從朋友那裡要到了她的電話。
週二:下定決心打電話過去結果自己都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週三:她打電話過來了!心臟快跳出了胸腔。
週四:赴約一起用午餐,但她卻跟我傾訴說喜歡我的那個朋友。
週五:請假。
週六:發誓一輩子當這兩個人的好朋友。
--《Twitter小說大賞》優秀作品獎@hal024


我是整形醫生。現在,女孩正向我告白。「我喜歡你,把我的臉整形成你喜歡的樣子吧。」這樣的要求還是頭一回聽到。數小時後麻醉漸漸消除,她醒了,說:「我的臉怎麼什麼都沒變?」我回答:「沒錯。我從以前就喜歡你了。」我們擁抱在了一起。「啊」,她自言自語,「我的胸部變大了」。
--《Twitter小說大賞》佳作@jun50r


10年都在同一張桌子上辦公,這私人物品都跟工作物品混一塊兒了。來整理一下吧。
啊,這不是軟碟嘛,該不會是什麼重要的資料吧。還有好幾支不出水的筆。這、這糖果保質期是上個世紀咧!哎,這是……結婚證書?我,已經結婚了啊……
--《Twitter小說大賞》佳作@yosirabi


男人在床上等死,他跟妻子說,想點支她喜歡的芳香精油。妻子略喜,準備好了道具,每天補充精油。但是,男人並沒有用來點燃,而是每天深夜獨自一人偷偷喝掉了。他早已沒有了味覺。第二年,男人死了。一陣濃香包圍了火葬場,撫慰著追悼會上除妻子外的每一個人。
--《Twitter小說大賞》佳作@simmmonnnn


女友停住了腳步,站在一只裝有棄貓的紙箱前,想抱回去養。我說,家裡只有供我們兩人生活的錢;她說,那就把你扔了,自己帶著貓回去。「祝你找到新的主人哦~」,她丟下這話,跟貓回家了。剩下的我,只好茫然爬進紙箱。
--《Twitter小說大賞》佳作@another_signal


註:感謝Krantas兄熱情贊助兩篇
"Cosmic Report Card: Earth"《宇宙成績單:地球》
F(不及格)
--美國科幻作家佛瑞.艾克曼(Forry Ackerman)


"Science fiction for telepaths"(給心電感應者的科幻小說)
1. Well, you know what I mean.(註1:嗯,你知道我在講什麼。)
--美國作家麥可.布萊克(Michael E. Blake)


你(妳)最喜歡哪一篇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