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工作上稿擠,去聽現場演唱的機會並不多,於是四、五月的兩次配額都獻給了Suming(舒米恩.魯碧)了。關於Suming的簡介大家可以參考火熱開通的官方網站

 他在2001年開始就從事流行音樂的創作,並在2005年以圖騰樂團獲得貢寮海洋音樂大賞,隨後Suming毅然決定不向主流市場靠攏,接拍了海洋熱、跳格子、我在這邊唱……等戲劇,並開始在故鄉擔任起文化承先啟後的要角(2009年度都蘭部落Pakalungay青少年文化交流活動)。這次發行的全母語專輯是一種全新的嘗試,說服市場導向的唱片公司老闆,接受以往都是獨立發行的原民音樂進入主流市場,透過這方式讓更多人了解台灣現今最大的原住民族群--阿美族文化。

 吃完晚餐往The Wall的路上,我壓根兒沒想到,在基隆路圓環等待紅綠燈的同時,前方黑壓壓一條人龍,居然都是排隊等候的歌迷!上一次這麼熱鬧的場景是什麼時候我都快忘了。進場時可以看見來自都蘭的阿姨、親友坐在一旁,而在台下絕大多數的聽眾都跟我一樣是「百浪」(漢人)。演唱會前兩天,曾聽目前住台東都蘭的朋友說:「看到Suming最近很緊張捏,好像一直擔心演唱會票房不好。」但如今看到這樣的陣仗,一切的擔心都煙消雲散。

 場地的大螢幕出現了「10、9、8、7、……」的倒數,觀眾的情緒也漸漸騷熱了起來,舞台布幕朝兩側拉開,穿著一襲純白原住民傳統服飾的Suming、抱著吉他佇立中央,在輕快的吟唱歌曲之後,更多身著阿美族服飾的都蘭青年從後台陸續跑進場內,現場氣氛才一開始就已經漲滿了豐饒的喜悅,宛如豐年祭般的氣味、我像是聞到了水果酒揉雜篝火的炭煙。接連演唱了「拉千禧」和亞特蘭大奧運主題曲「老人飲酒歌」(又譯:生命之環),此時神祕嘉賓一號阿洛來到現場,配合歌曲內容,應景的獻上一杯紅標米酒;Suming大概是怕自己表演品質受影響,對此敬謝不敏。不同於郭英男老先生累積了數十載歲月的滄桑歌喉,這對阿美族姊弟的表演展現另外一種不同的輕快活力,Suming自己戲稱這是「年輕版的郭英男夫婦」。

 在每首的母語歌曲的串場時,Suming皆盡責的負起講解的責任,我想這也是他堅持用母語創作的一大目的--唯有用母語,才可以包容進更多的文化底蘊,而原住民傳統中的生活習俗更是與音樂密不可分,幾乎每一首歌都可以說出一段讓人如痴如醉的故事。像是阿美族的「祝福歌」,唱的是關於母親用最誠摯心情,給即將出遠門的子女最大祝福的傳統曲調;Suming也提到了媽媽在演唱會前自己一個人在公館街頭發完好幾百張的DM,感激媽媽對他一路從事音樂創作的栽培與支持。擔任特別來賓的媽媽更與Suming同台獻唱,兩人真情流露的互動,讓台下的每一人濕潤了眼眶。

 現場更是獨家首播導演龍男執導的「Kapah年輕人」MV,大家看得是大笑與掌聲不斷。在歡呼未歇中,Suming再度登場,並且帶著兩位巴卡路耐(部落中即將步入成年的青少年)演唱「祈雨歌」;載歌載舞,將現場氣氛帶到最高潮。Suming說他一開始寫母語歌,是想要讓年輕人都藉由當下流行的音樂來接觸母語,要大家哈韓、哈日之外也要哈阿美族;現場教唱「Kayoing」(美少女),更是要大家一起齊唱母語歌,觀眾反應熱烈。最後一組表演嘉賓是遠從台東成功鎮搭飛機上來的外公、外婆和小表弟,一同表演聖歌「野地的花」,可愛的外婆緊張地頻頻摸著胸口;最大的驚喜是當天恰巧為外公生日,主辦單位準備了一個大尺寸的蛋糕,全場聽眾更現學現賣的唱起母語版的「生日快樂歌」幫外公祝壽。

 演唱會到了尾聲時還掀起另一波高潮,胡德夫老師突然現身台上,和Suming合唱「石頭歌」,而在觀眾熱情要求安可曲的同時,王宏恩、梁文音兩人也大方上台一起合唱。現場宛如就是一場融合了不同族群、不同文化、不同年齡的盛大饗宴,在如痴如醉的音樂浪潮中,我差點忘了泅泳上岸的路。

※ ※ ※

 主辦單位傳來捷報,現場的唱片賣到缺貨,各位樂迷可以到各大唱片或是誠品音樂購買。接下來,Suming還有多場誠品的簽唱會及售票演出,而售票演唱會收益所得,將全數捐為部落青少年文化教育活動經費。

更多照片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