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昇著腦內啡的癮,喜歡聽快門簾簧片快速翻起落下的聲響。

我不能夠記住妳每次發怒的原因,因為那些情狀都不適合出現在你的臉上。

我不會用相機記錄下彼此的每一刻,因為沒有什麼記錄可以永恆到超越 臉頰上倒映的虹。


--
 以為有很久很久沒有拿起相機按下快門(其實才不過兩個多月),倒是對於跑步的感覺還沒走樣,在部隊裡不能規律的每日跑上幾公里,也不可能自由的按著自己步伐「呼、呼、吸、吸!」,其實是很遺憾的。遺憾到我會希望拿塊布把隊長的眼睛纏起來。這是為什麼呢?
台大實驗農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