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真的是傳唱太久,久到讓我會懷疑他有種神奇的魔力,讓每位想到這首歌的人,只要心裡隱約的浮現旋律,就有機會看見歌詞描述的景象一一上演。

 上個星期我結束在苗栗的新兵一階段訓練,正式通過成為國軍中的一名步槍兵,短短兩天結訓假回到宜蘭和大學社團裡最重要的好朋友們相聚,吃著羅東夜市裡再熟悉不過的小吃、玩著跟表弟凹來的Wii、時間就這麼溜走;等到我回過神來,人居然已經站在南台灣高雄的土地上,不免懷疑這世界真的藏著一種時間之輪,當你想要快速到達生命中的某一個時點時,輕輕的用手指撥動它,很快的就可以實現自己的心中想望(咦?怎麼跟Click這部電影有異曲同工之妙)。

 每位考取預官的弟兄都會接受比起一般士兵長上許多受訓期,加上現今當兵役期嚴重縮水的情形下,往往受訓完成分發到各部隊後,實際處理業務的時間甚至不到半年…。二階段訓裡分成許多小單位,除了大宗的陸軍官校,還有人人稱羨的新竹海巡署學校、鶯歌後勤學校分部、台南裝甲砲兵學校、林口憲兵學校、海軍左營校區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一向欠缺抽籤運的山豬毫無意外的抽中了和大部分弟兄同甘共苦的鳳山步校,而這也決定了我往後三個月註定要有走不完的先鋒路(註一)、跟攻不完的山頭(註二)。

 初到步校的第一天,其實心裡多少還有點期待,見到這裡平坦寬敞大道旁種植了鱗次櫛比的樟木,每個路口都有傘蓋鋪蔭的老榕樹,讓喜歡植物的山豬暗自高興(不過這樣的喜悅隨著每天早上起床後打掃落葉而迅速的退燒…這裡沒有美軍噴灑落葉劑啊!為什麼葉子這麼愛掉呢,樹木禿了頭很開心嗎?),甚至自己對自己說,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應該是一件如同徜徉在國外大學城般幸福的事情(如果一切只看表象的話,是相去不遠)。

 現實總是會到來,沒有不醒的美夢,當瞭解到自己分發到的訓練中隊中隊長居然是位和我們同一天到部(註三)的新上尉時,所有人心裡恐怕已經把所有記得的問候尊稱敬語都派上用場--在軍隊裡,你是一位資歷淺的新兵還無所謂,可是假使你跟到的長官和你同樣面有菜色的話,接下來日子就不是簡單在屁股上掛張「新手上路,請多包涵」牌子可以解決的。

 當晚在入秋第一個颱風外圍環流的影響下,我們隊裡的所有學生坐在營舍外頭馬路聆聽營輔導長春風化雨的教誨,雨水絲絲打在臉上的感覺是如此的真切,在那個晚上過後,開始有其他不明單位的主官會自動的來向我們分隊長要求人力支援,而本來就人手短缺的我們(這裡打飯班人數還不到之前新訓中心的一半),卻不得不化整為零灑豆成兵的變出許多小兵給上級使用,如果說中國古戰場真有這種奇門遁甲之術,那我漸漸理解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

 在軍中流傳著這種俗諺,「長官要看什麼、你就讓他看什麼」,以前曾經聽過一個來自對岸的笑話,相傳在文化大革命增產報國時期,某個鄉下地方的合作社分發到一項任務,必須在一個月內完成羊群的增產計劃,從五百隻羊繁殖到五千隻羊;於是乎當地的領導十分聰明的布置一個供上級驗收的會場,在一塊山丘上鋪展開綿延一公里的畫布,派遣畫師在上頭精心繪製了數以千計的羊隻,並且輔以原本就有的五百隻小羊兒作為前景,不時來回走動發出咩咩叫聲,好一幅欣欣向榮的景像。

 聽到這則故事,我已經不把它當笑話看待。


註一:橫貫步兵學校長達數公里的主要道路,名曰:「先鋒路」,乃取其激勵上下官兵臨陣當先之意。

註二:鳳山步校倚山而建,在受訓期間有所謂攻堅訓練與防守訓練,攻擊方必須以精良的作戰技巧,短時間內攻佔山頭由其他學生模擬的敵軍陣地。

註三:易言之,這位分隊長對如何在官校帶領我們這樣的班隊一無所知,對於此地所有規矩以及習慣都如同我們一樣經驗值歸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