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成長的過程偶爾也會像是昆蟲,我指的是會完全變態的那種,每長大一次就會回首顧盼那個早已辨識不出的身軀,懶洋洋的拋棄在草綠上。

 很喜歡這部電影,美麗時光,不全然是因為他拍攝地點就在我所居住的新店市,而是裡面充滿了屬於少年人的奇幻浪漫情懷。如果交由作文考試的監考老師來審評這部作品,恐怕會遭到文不對題的評語,畫上大紅鴨蛋;因為乍看之下,故事主角阿偉與阿傑所經歷的那段時光、家人病故、經濟貧困、兄長智能不足、父親好賭成性、母親與小妹又鄉愿的不思振作,實在很難稱的上是「美麗」。這當然是以成年人的眼光所得致的結果。



 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年輕的美麗是與大人們眼中的正常觀點大不相同的。

 光是阿偉與阿傑一塊進入黑社會探險的那段故事,遊走在法網邊緣之間的刺激,就足以彌補許多人「畢生的遺憾」,不是所有人生活都可以過得像電影一樣刺激的,不是嗎?建議朋友們可以喝杯小酒來聆聽這部入圍兩千零二年威尼斯影展、日本NHK電影賞的異想曲。

 以描述少年成長探險為主題的故事甚多,牽涉暴力與死亡的所在多有,或許是青年們都太過年輕,對於生離的經驗遠比死別更豐富,要面對摯愛的人死亡與其說是悲傷,有更大的因素是在於恐懼未來,到底生命裡失去的空缺該用什麼來填補?而最簡單的方法便是重新塑造一個靈魂,讓「它」依舊陪伴在我們身旁。

 阿偉能看見阿傑像是變魔術一樣的一再出現在家門附近,已經收到死亡宣告的他選擇相信朋友,仍然把他一把扶起、賣力的奔跑;一如「在我墳上起舞」小說中的主角,信守著承諾,在午夜時分於好友墓前忘情的狂舞,只是地點換成一條虛構的河流,杜甫河,而最癲狂的舞步是在水底彷若無人的嬉戲,在沒有空氣的世界裡,看見天光灑落水紋,時光也漸漸有了喜悅的色調。

 要說全片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其實是看見開設旅館的浪子成哥靜默的在房內,用散亂的拍子於電子琴上頭重複彈奏,雖然是簡單的伴奏與主旋律結合,也沒有渾厚的音箱作發聲,但是每一下音符的敲擊都深刻入裏;我跟阿偉同樣吃驚,無法相信這位在廟口把四五名小混混掄在地板上痛毆的「不良份子」也會有這般「良性」的存在;事實上,成哥本來就未放棄過自己,只是我們的眼睛習於貼上標籤已久了。

 願大家都能享有兩個小時的美麗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