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將這部電影與爾冬陞導演的門徒來個馮京作馬涼,所幸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乾脆就用英文片名介紹大家,當然不論是One Last Dance或門徒都是相當優秀的港片,近年港片若不論內容方面精簡化與意像化的優劣,單就技術外觀而言,質感已經相當成熟,大家交朋友都免不了以貌取人,更何況是挑選電影的時候,又怎會不考慮運鏡手法以及螢幕呈現呢?這是對國片的一點小小題外話。

 One Last Dance,中文翻譯作血門徒或茶舞,導演Max Makowski結合了中西兩方面的演員,特別是曾經主演Rising Sun的Harvey Keitel(忘記他的人也可以去複習國家寶藏)!雖然只現身了不到二十分鐘(久了我還擔心片酬夠不夠付),但是的確將義大利黑幫老大的氣韻詮釋得維妙維肖,就像吳鎮宇飾演的殺手阿查說的:「離那群義大利人遠點,那是和你不同世界的人,你連他是天使或魔鬼都不知道。」;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電影場景選在新加坡(這我事後看Staff才確認的),當他拍攝到維多利亞大教堂時,我著實的愣了一下,在聽到當地華人獨特的中文混英文口音,就更加確認了這一點。(新加坡是個很妙的地方,我之前去旅行的遊記好像欠很久XD)

 聽起來是一部很沉重的黑幫劇情片嗎?其實不然,從一開始的快節奏運鏡跳接不難發現導演的企圖,這是一部完善利用到電影這項藝術特色的作品,他有文字小說所難以達到的分鏡效果,幕與幕的切換都是絲縷相連,不用擔心情緒無法銜接的問題,同時又不需要花太多的旁白來介紹劇情的走向,這讓我都不知道該用腦去思考或是放心的陪手上的葡萄酒一起沉醉在螢幕的氛圍中了。倒敘後重新接回正常時間點的時軌雖然不是第一次應用在電影中,然而編劇安排的手法不會顯得突兀,兩度回到相同場景時,從不同人稱的觀點來欣賞一則事件,也讓人心悸再三。

 大體來說One Last Dance是毋需繁複思考的電影,如果你仍想認真揣度劇中人物心境,那不論是殺手阿查、酒家女Vivian、狄龍警探、丑角阿高,皆自形象特出,甚至是一位早熟到急著體會人事的小女孩串場腳色都個性鮮明。會有這樣的現象,其實與本片濃濃的黑色幽默有關,假使關掉聲音,甚至也會是場不太差的默劇,一齣舞台劇的表演,最重要的就是讓觀眾很快速的與角色情緒搭上線,需要比起連續劇、或一般電影更誇張的聲音手勢還有動作來加強;當然並非意指本片的演員採用了以上讓人莞爾的表演情緒(少數幾位本來就拿來當龍套定位的人物確實大鳴大放),相反的,主演的兩位演員吳鎮宇與徐若瑄的感情投注都是中規中矩,透過的是導演每次擷取的片段,成功的塑造出讓觀眾印象深刻的角色。

 這是角色比起劇情更讓我回憶無窮的一部片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