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當天和小言展開我們大腳遊台灣的旅行,這次的目的地是台南舉辦的古都馬拉松。

 週五結束公司事情回到家也已經八點多,稍微整理個行李就來到十二點,上班之後切切實實體會到時間是很寶貴的啊!仔細算算每天扣掉跑步、去公司、能念書的時間不超過四個小時,但是在這種環境下反而特別激起一種鬥志,鳥山明先生在畫七龍珠時超級賽亞人的IDEA應該有參考上班族準備考試指南吧!…閒話休提。

 統聯搭到台南已經過了中午,在火車站前遇到一位下港阿伯,看到我手上路跑協會的大紅袋,興沖沖的就上來攀談:「少年仔,你明天也要跑馬拉松哦?噯加油捏!」,沒交談幾句話,他就酷酷的跳上回高雄的小巴士瀟灑的離去,我一直希望隔天比賽時能夠再跟他打聲招呼;南部人的熱情,是我從當兵時就深刻體會的事情。

 這當然不包括深夜看完電影走在雄中對面時,一位熱情阿伯靠近問我:「學生妹哦,只要三千…」

 這當然也不包括步兵學校某士官長約我受訓放假時去打「越南大戰」或者「八國聯軍」…

 南部人都是很NICE的,請大家不要戰南北或者有什麼誤會;我會遇到這些事情,大概要用物以類聚或者同顏色羽毛的鳥會飛到一塊來解釋。

* * *

 四草,我從未到過的生態溼地區。

 之前曾在部落格裡介紹過世界溼地日,或許大家對淡水的水筆仔耳熟能詳,但同樣是國際環保組織關注的四草溼地卻被忽視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正因如此,使得四草一帶的豐富資源有如莊子人間世裡的「不材之木[1]」一樣,幸運躲過政府的關切、民眾的開發、還有大量觀光客的湧入;等到生態保育意識抬頭的今天才悄悄的現身,其實它一直都在這裡沒有走開呀!

 這裡原本是古時台江內海的遺跡,北接七股,南通安平,也是今年古都馬拉松21公里組跑到最遠的折返點,境內除了多達四種的紅樹林之外,招潮蟹與雷公蟹等溼地物種非常多樣,堪稱是潮間帶生物的博物館;從小在海邊長大的記憶,聞到揉合在空氣中的淡淡海風,幾乎就想整晚待在這裡不離開。

 每到冬天也會有大量的賞鳥客從四面八方湧進此處,為的就是迎接一群南下渡冬的嬌客-黑面琵鷺,我這次造訪已經過了早春,沒機會一睹這群「名鳥」(牠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出名哪)丰采,但是相對也免去人擠人的壅塞。

 旅行時總是會有很多這種小小遺憾與小小幸運。


* * *

 在四草大橋上看落日,安平老街大啖蚵卷與鮮蚵湯,最後還一鼓作氣衝往與花園夜市齊名的武聖夜市尋找鱔魚意麵蹤跡。

 一邊騎著車,我就忍不住哼起濁水溪公社的寶島風情畫:

「寶島風情邁向國際化,傳統口味吃緊就弄破碗,
府城鱔魚麵,還有萬巒滷豬腳,
石門水庫大頭鰱沾哇殺米,可以降血壓…」

 對於大家老提到的棺材板沒什麼興趣,但是坐在昏黃日光燈下,端上一盤大火快炒過的鱔魚意麵,麵條油亮的光澤配上高麗菜、與滑嫩鱔魚肉片,四面八方傳來攤販此起彼落的吆喝,整個味道搭起來就像是聆聽搖滾樂團的現場演出一樣,色、香、味、觸、法五感齊聚,才能夠成其樂;如果缺少誰都不行吧。

 在夜市裡和一攤襪達人的老闆攀談許久,因為喜歡跑步的關係,我對於運動襪的挑選也有古怪的堅持,除了線頭不能夠太厚壓迫腳趾外,足底也一定要有厚棉的設計,然而這樣的襪子在光南最便宜也要兩雙一百元,但是在這裡,居然只用不到一半的價錢就能買到合腳又舒適的運動厚短襪了!而且這還是正港台灣製造的產品哦!這才是最實在的拼經濟呀~

 (在這邊替老闆打廣告並沒有打折優惠,或許之後應該爭取一下才對)

* * *

 回旅館後沒有直接進房間,走到建築側邊的安全梯上,台南運河的夜景一覽無遺。可能是離市中心遠了,除了高樓上慣見的對流風呼呼作響外,幾乎聽不見來自城市裡的聲音,只有心搏規律的在一百公尺左右的高空,靜靜的倒數。



* * *

 清晨五點半從飯店到市政府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和ING的國際馬拉松相比,這裡的停車位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真希望用小叮噹的道具把這些車位存一點起來,等之後到台北市再拿出來用…。本次大會的服務人員都相當熱情,儘管不知道寄物處在哪裡,依然會用充滿抱歉的微笑:「對不起、對不起,失禮啦!」只是,如果要穿上服務員的背心,這種東西最好還是要知道一下比較好不是嗎?

 (後來發現如果換個問法,「請問一堆紅包包[2]放在哪裡?」,馬上就會有答案了。)

 出發點在南島路的出口上,轉進中華西路後天色露出了魚肚白,街道上還有不知道是早起抑或是晚歸的勞動朋友,踩著三輪車和我們錯身而過。古都馬拉松的最大特色就在於整個比賽路線將繞過台南市區多處重要的古蹟,從孔廟、赤嵌樓、城隍廟、五妃廟、億載金城、…等,我將它區分成火車站週邊,運河區到安平港,以及四草大橋折返後的回程。

 這段路線昨天大部份都有騎摩托車經過,開始比賽之前,心裡多少可以期待會有「再往前一點就會看見望月橋了吧」之類的篤定。然而,經由雙足所跑出來的實際觸感和機械輪子代步的差別卻是非常巨大的;好多次覺得該在什麼地方出現的什麼建築物,往往會在望穿秋水後的許久才幽幽從地平線那端浮現,我像是在沙漠裡期待綠洲的旅人,彷彿藉著那些外在的景象確認後,可以告訴自己的大腦,我還沒有迷失哦,之類像安慰劑的話語。

 但是誰也不能告訴我,到底眼睛裡看到的一切是不是海市蜃樓,跑了這麼長一段路,或許也只是躺在滾燙撒哈拉沙漠裡的一場夢而已。


* * *

比賽途中的二三事:

 熟悉的幫小狗報名別上號碼布景象依舊出現(還一次報名兩「位」)

 雲林縣長跑團體仍然沒有缺席,一直覺得雲林大腳丫是個非常神奇的結社,從台北到墾丁幾乎無役不與。

 喜歡在身上衣服搞怪的朋友也照樣帶來歡樂;南部有許多精實的國軍野戰部隊,其中有個單位大喇喇的穿著「我們是傲笑連、常守營」的汗衫,每次經過我都在心裡默念一次。

 安平區水站有人送上一包包聖女蕃茄,四草大橋上有公所的大叔發送沾鹽西瓜,這樣子的水果拼盤組合在世界其它地方都是少見的吧!(夏威夷馬拉松也許會出現)

 因為路跑而進行的交通管制照樣會引起民眾的一些抱怨,幾位活力十足的送貨阿伯企圖下車搬移封路三角錐讓我傻眼,所幸在聽到一陣急促的哨音後,他們又像午休時間偷講話的小朋友一樣躲回駕駛座。

* * *

 馬拉松或許可以區分成城市馬拉松與景觀馬拉松兩種,當然要說城市本身即是一種特殊景觀也未嘗不可。大概是連喜歡慢跑的人都不得不承認跑步的確有它枯燥乏味的一面吧!總得試圖在跑步的路程裡找到一些吸引注意力的事物才行,因此繞著一個都市市區(東京、波士頓馬拉松)巡禮的路線,或者在一個風景區內打轉(夏威夷火奴魯魯、金石、太魯閣馬拉松)就是相當常見的比賽規劃。

 當然也有結合兩者的比賽,好比說馬拉松跑者夢寐以求的雅典馬拉松原始路線,就經過了都市以及郊區的神廟遺址。

 替跑步做了這些精彩又富觀光效益的包裝後,那麼長距離慢跑的本身,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呢?反而越來越往內心深處躲進去了。



--
[1]莊子人間世第四
[2]中華民國路跑協會統一規範的寄物用紅色大提袋,是台灣慢跑族的圖騰,我就是靠著它在台南車站與熱情大叔相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