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巧的,今天看到一則澳洲的研究報導,作了關於金魚的研究。

 報告中提及早先人們認為缸子裡的金魚只有三秒鐘的短暫記憶其實是個有待商榷的觀念,因為透過實驗指出,其實魚兒們種種行為跡象都顯示出來他們具有長期觀察的邏輯推演能力(他們可以理解魚缸裡哪些夥伴是愛打鬥的,而常常打贏的那條霸王,其他魚儘管沒和他打過架,也會敬而遠之;又或者,他們會懷念出遠門的主人、並非懷念主人餵的飼料)
 
 當然,魚兒也會有喜、怒、哀、樂、痛苦等等的感覺,其實我們在夜市裡面那些撈金魚的攤位,為什麼那些小網子這般容易破裂,我想跟它們撈起的是過多沉重的悲傷有關。這也該停止了。
 
 如果說魚有長期記憶這件事,是真實的(我就當他是真的吧!);那麼記憶的傳承是否就是世代的流轉呢?如果有幸(抑或是不幸),我們還魂到了前身,是尾搖頭晃腦的魚兒,會在何處飄蕩?
 
 與朋友們分享下面這首詩。
 
--
夜雨/鄭愁予
 
在草原上收到上蒼的禮物
 
一批雷聲用閃電包裝
 
包裝迎風解開
 
卻散出漫天的雨水
 
我們走出帳棚
 
滿頭細碎的雷聲
 
腹背細碎的閃電如披上銀鱗
 
(我們忍不住吹起泡沫來)
 
上蒼賜來大貝湖的夜雨
 
我們乃還魂為熱帶魚
 
且在蓮葉的東南西北
 
盡情嬉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