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作者今年新寫出來的,不過很遺憾的是,卻想起在五年前剛上網的時候,就有看過類似的轉寄郵件

 (大意說的是一位大陸留學生到歐洲留學,完成學業之後以優異的成績向當地各大企業投遞履歷,想要擔任外商公司駐亞洲的代表,然而每封求職信卻都石沉大海,一開始以為是受到不平等的種族歧視,該名學生怒氣沖沖的跑到一家素具聲望的公司抗議,沒想到迎接他的主管,先是很有禮貌的肯定了他具備職場上超群的能力,然而在他就學紀錄上頭,發現三次不良的信用,是在搭乘國內地鐵有連續的逃票紀錄。)
 
 我倒不是因為內容相似而覺得厭倦,而是沒想到過了這麼久--同樣的事情卻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感到很遺憾;中國人常說大智若愚,這句話流傳至今,還是讓人讀來冷汗涔涔,許多制度我們看著可能覺得笨拙、或漏洞百出,但疏不之天底下哪裡有完美的規定呢?必須靠著人與人之間的相知和信賴才有辦法讓社會不至於冰冷而僵化,有些事情聰明人是不屑去做、而非不懂得去做,我們一起來當個聰明人!
 
 順帶一提的是,靠法律來管理眾人其實一直不是最好的方法(教科書常講,法律是最後的手段),今天人不是拿來被管的,每個人都希望活的有尊嚴吧?就從尊重自己開始。
 
--
(中國時報 獨立評論 莊佩璋 2006.01.18)
 
十年前,我帶年僅三歲多的兒子到美國旅行,寄宿親戚家。親戚拿個全新的兒童汽車安全座椅給我,說:「這裡規定兒童一定要坐汽車安全座椅,這個給你用,因為是借來的,請儘量不要弄髒,我還要還人。」
 
兩週後,我不再開車,他拿著半新不舊的安全座椅到量販店辦退貨。店員一聲不吭,錢全數奉還。親戚得意地對我說:「美國的商店,兩週內都可憑發票退貨,所以我們常來這裡『借』東西。有些大陸人甚至連電視都『借』哩!你說,美國人笨不笨?無條件退貨的漏洞這麼大,他們竟然都不知道!」
 
隔年,我到日本,在當地做事的台灣朋友招待我,出入都開車。
我問:「東京地狹人稠,不是很難停車嗎?」
 
「沒那麼嚴重啦!政府規定要有停車位才准買車,所以車子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多。」他說。
 
「哇!那你有停車位嘍?一定貴得嚇死人對不對?」
 
「你怎麼跟日本人一樣笨!先租個停車位,等車子掛牌後,再把停車位退掉,不就解決了?」
 
幾天後,換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淪為兩條腿加地鐵。
 
他客氣地說:「東京養車容易,養停車位難。所以只好委屈你擠地鐵了。」
 
我馬上向他傳授「破解之道」。沒想到他沒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說:「真要鑽漏洞,其實到處都是,比如家母住在鄉下,我把戶籍遷過去再買車就可以了。但是,我實際上就住東京,沒停車位卻買車,左鄰右舍會怎麼看我?開車上班,我怎麼面對同事、上司及正派的人不會這樣做。」
 
美國商店無條件退貨的機制與日本到處漏洞的法規,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當「信任」瓦解,社會也會崩潰。
也因此,他們可以容忍政客做錯事,卻不容許政客說謊。
 
台灣呢?我們則是「假到真時真亦假」,每個人都虛虛實實,整個社會是在「懷疑」的基礎上運作。但即使已是防弊重於興利,結果還是「敢的拿去」。想法思維影響行為,而個人行為又可擴及影響企業服務、社會運作。
 
記得去羅馬搭乘地鐵時,發現有售票機卻沒有驗票機。當場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確認乘客有沒有買票?那這樣地鐵不就鐵定虧錢嘛?這是我們的習慣想法,總是想要替自以為的小聰明或貪小便宜尋求應對之道。對於義大利人而言,我們會問這種問題才奇怪。搭車為啥不買票?乘車怎麼可以不買票呢?兩方想法當下有了差異。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買票搭車?可以,的確可以入站搭車,但是你要確保不會被富有正義感又雞婆的義大利人發現,因為他八成會去舉發你。到時候罰款可就是車價的數倍,而且丟臉還丟到國外去,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建立信任,不容易,卻很重要!
 
“人而無信,不之其可也”
 
不知在當今”唯利是圖”之社會中是蠻諷刺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