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經由母親轉述的故事。
 前幾天在學校三點五十分最後一堂課的下課前,兔兔透過窗子看見走廊上站著一個人(這小子還沒下課就開始不專心了,怎麼跟我一個樣呢!),當下就高高的舉起手,等著老師點他發言。

 「Jerry,你有什麼問題嗎?」他們班導師發現的很快,擔心小朋友是不是憋急了想跑廁所。

 小兔子他用聲若洪鐘的嗓子對台上說:「老師!我爺爺在外面等我!」

 如果我在現場,一定會比老師還要吃驚個一百倍,因為早在我國三的時候內祖父他就作仙了,這時候突然跑個「爺爺」在走廊上,馬上讓我想起那個古早的笑話,照三餐會向太陽公公說:「老公公,早安!」、「老公公,午安!」「老公公,再見!」的小孩,難道就是我弟弟的寫照嗎?

 後來問清楚後才知道,原來站在走廊外面的是從小帶我弟長大的褓母家--陳伯伯,其實整齣故事下來最無辜的也算是他吧?明明女兒半年前才剛嫁,如今馬上升格變成爺爺,光陰似箭也不是這種快法;後來陳伯伯在跟我弟回家的路上,問他:「剛才你叫我爺爺呀?」,小兔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因為在教室裡面太緊張了嘛!」

(不過話說回來,我阿姨比母親小了好幾歲,如今也已當上阿嬤了,世事有趣、事事也都有趣!)

 另外勾起的回憶是,其實以前我從沒喊過祖父「爺爺」,不管是內祖或外祖一律都是「阿公」前、「阿公」後的叫,這和都市裡長大的小兔倒是有點差別;不過每次回到羅東老家的時候,看到外公他還是會用不甚標準的台語喊:「阿公~吉米在哪裡?」(備註:吉米是家裡養的小狗...把人跟狗兒一次到位的問候完成,也只有小孩子會這麼做吧?)或許在他心裡,爺爺跟阿公根本就是兩個不一樣的名詞,這是從每晚錄音機聽睡前故事裡「童話爺爺講古」得來的啟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