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嗜好,喜歡用掌心輕輕拍我弟的臉頰,別人是用眼睛看著孩子的成長,我大概是用手去感覺的吧!從育嬰房抱出來的時候,他輕的像是我運動完渾身是汗拿起寶礦力水得(國中的山豬第一次抱孩子很緊張),不過現在他已經比我房間地上的兩顆16磅啞鈴還來得重,對成長最明顯的感應,呈現在「重量」上--先是物理上體會到的重、接著就是心理上的那種負擔漸漸成型了,這就是以前課本上讀過「甜蜜的負荷」吧!  大約在孩子五歲之前,他們都有所謂的嬰兒肥現象(客家話好像叫做「品咕咕?(胖嘟嘟)」有錯請指證!),這讓每一家的小孩在乍看之下都顯得相似,不過當然對自己家的寶貝是例外,我們有一眼就辨識出來的本領。當我開始感覺到掌心撲打的那團臉頰肉有消瘦的現象時,一方面小小的感嘆我弟已經從嬰兒變成孩童,另一方面,我則是開始尋找其他有趣的玩法...很快的,我發現他雖然全身都比之前來的瘦削,但是有個地方似乎忘記變化了,那就是他的小肚腩。   最早發現他有小小鮪魚肚的人是媽,洗完澡後光溜溜站在浴室門口,弟弟微凸的小腹讓人大驚失色,隨即他也受到了大家關愛眼神的刺激,每天晚上會自主性的展開運動,而我最喜歡的消遣就是...當他運動完以後,「小兔!來哥哥這邊,我看看肚子消了沒有?」然後就會有隻小兔子咚咚咚的蹦來,把他的肚子挺出,我則習慣性的用手掌在那一小圈的油脂上摩娑,邊想:「或許其實我和媽並不是真的多在意弟變的多胖、只是還不想要他這麼快長大就是了。」   往往當我想到這裡,廚房那頭就傳來呼喊:「喂!小兔你在幹麻?你的肚子是麻薯嗎?這麼聽話就讓哥在那邊揉來揉去喔!」於是他笑著跑開,我又走進了書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