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沒有課的下午,把明天要在課堂上報告的資料整理一遍後,決定帶著相機出去晃晃,距離上次造訪寶藏巖將近有一個月的時間,那時去的急,便沒有停留太久,事後證明果然要好好享受一處地方,時間才是最好的佐料。
 有人說,在台北市擁擠的建築物中,這塊房子緊貼著丘陵建造的山巖,是都市閣樓上頭的一盞光,對山豬而言,這裡更像是我老家裡的倉庫--在家中住了這麼長的日子,從未聽父母親提起那小房間,等到自己長大後,偶然的來到灰塵撲撲的房門口,喇叭鎖上頭有幽暗的鑰匙孔,我將瞳對準縫往裡瞧,分分秒秒的過去像尖銳的牛毛針竄了出來,我既喜且怕;喜的是,這裡的的確確藏著讓我鮮血興奮直流的玩意兒,怕的是,我無法估量自己乾涸的日子什麼時候到來。   這趟來我沒有特別想拍攝的東西,而是有想要找的人,他一開始沒有名字,而是一種修道者的形象出現在每一場追逐理想的夢裡,我見到他的時候,正捧著三盆盆栽,仔細底排列在一堵水泥牆前,他是三年前來到寶藏巖的葉偉立,創建了「THTP 寶藏巖泡茶照相館」。   其實在全台灣各地都有像他一樣的藝術家駐紮在各個村落,他們的出現與其說是一種神秘結社,倒不如說是被大眾刻意忽略的地面昆蟲,就像我們走在路上不會特別把目光放在匍伏牆腳的小生物一樣,但是他們的存在是歷史久遠而且無庸置疑的,葉大哥長我十來歲,學業都是在美國完成的,回到台灣後,寶藏巖成了他第一個研究的據點,也是第一個記憶歷史串聯創作的作品,當中細分成四個部分(而我這個下午的到來,其實已經是他創作的尾聲階段,預計在今年七月要在北美館發表第三部分的作品--垃圾),這四個階段既像是年表,又像是手札日記,葉偉立笑著說:「其實這份作品就如同我自己的歷史一樣。」,我認同這種說法,因為歷史紀錄一直就是種主觀的累積,只是累積的過程參雜情感的多寡差異,造就了不同的客觀性。   關於作品詳細的介紹,可見THTP的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