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我的個性,常常因為慢條斯理的處理一件事情,使得家裡其他人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相反的,雙子座的小兔子則有著急如星火的躁動特質,一碗飯還沒吃完湯匙已經開始搶著想舀湯,可以因為自己堆積木堆得太慢而對著那些紅黃藍白的方塊發脾氣…雖然從小糾正他這樣的個性,不過總覺得改變江山容易、改變兔子愛吃胡蘿蔔有點難。

 一個家庭裡每位成員應該都對時間有著自己的概念,如果要說我最欣賞的莫過於外祖父他神奇的時間觀;記得這樣的故事。

 在剛結婚的前幾年,外公喜歡騎著嶄新的偉士牌歐多拜載著年輕的外婆四處玩耍,有一天早上阿公照往例牽出那台擦的閃亮的愛駒,招手要阿嬤趕快出門。

 「今阿日係乜去兜位啊(今天是要去哪裡呢)?」阿嬤面帶著幸福的微笑詢問,每一次外公都會給她驚喜,有時候是雙璉埤、有時候則是蘇澳的海邊大船入港、更遠一點可能到太平山伐木場、頭城吃海產、大里天后宮進香…。阿公總是有用不完的新點子。

 「但ㄟ哩丟災啊(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賣關子似乎是我與外公的一個共通點…。

 車子發動後不久,對道路方向感不熟的阿嬤只覺得兩旁的風景向後飛逝,空氣越來越顯得清新,隔了一個多小時還沒有到達目的地,雖然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但此時眼底的景色是一片蔚藍的碧海藍天。

 「金仔(外公的名字),今罵系告都位啊(現在是到哪裡了)?」

 「隨到!隨到!」外公叼著菸,讓海風把安全帽吹得向後掀起,一副春風少年兄的模樣。

 摩托車繼續向前奔馳著,直到阿嬤她看到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標示出現在道路旁時才發覺大事不妙,驚呼:「行這條路矸丟(走這條路對嗎)?」

 「安啦!我們要去花蓮七星潭啊!呵呵呵…」

 就這樣,在阿嬤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形下,他們騎了快八個小時的蘇花公路,一天當中來回羅東與花蓮。我不得不佩服外公有這樣子的本事;相形之下,有一回環島旅行我帶著朋友去宜蘭三星鄉地熱谷,呼攏大家四十五分鐘的路程只要十分鐘就可以騎到,似乎是小巫見大巫了。

--
後記:因為服兵役的關係最近鮮少有機會陪伴在小兔旁邊,一些有趣的事情往往是聽電話裡母親對我轉述,雖然少了點臨場感,不過仍然想找機會把它記錄下來--前提是,很多記錄不能被長大後的小兔子發現。哈。請大家如果有看見這麼一個小孩子長大,記得別透露你讀過他的童年往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