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這該算一種進步嗎?

 或者是某種已開發的光環落在土地上。在入伍服役的日子裡沒有太多機會去關照這個都市究竟發生了哪些事,直到那天夜裡回來,看到報紙、聽見新聞,才赫然驚覺到自己是否來到了異境?已經認不太出來居住在這裡的人民原有的面貌。

 和朋友T戲言,總覺得我們一直長大,可是好像周遭的大人們卻不斷地萎縮,不只是外在的肉體,連一些行為處事都變得孩子氣起來,他握著方向盤邊點頭,在紅綠燈的路口,我看見兩位還未褪去高跟鞋的上班族女性,顯然是喝醉了在斑馬線上頭跳著舞,雖然交通號誌已經轉變,不過後照鏡裡既然看不見後方來車,決定就這麼等著吧,因為在正搖擺著身體的兩雙眼睛裡,我看見他們一種不同於白天清醒時的自由;回到午夜無人的家中,我坐在餐桌前閱讀平面媒體這一星期以來的事件報導,想到了這句話:

 「我第一眼看見時,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在那裏冷靜處理事情。 -地下鐵事件」

 很荒謬的感覺,以前都是自己透過螢光幕或者白色投影布幕觀賞著電影,但是當身體像是跌進哈利波特小說裡的儲思盆時,一切就沒那麼客觀有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