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應該會是目前為止與軍旅生活相關性最低的一篇日誌。

 我正進行著入伍前每天傍晚的例行公事,「呼、呼、吸、吸…」,一邊抑制著口鼻維持適當韻律,一邊跑在步兵學校望不見盡頭的先鋒路上。好像應該要發現什麼是和之前大學獨自練跑時候不一樣的地方吧?很認真的思索後,還是用力的搖搖頭,完全沒有發現這樣的東西(會在跑步時候自問自答是老習慣,路人大概會覺得:「這人是陸棲的魚嗎?連跑步嘴巴都要動個不停。」),如果硬要從客觀面解釋的話,跑步的場所不同的確是很大的差異,可是這卻不會令人(起碼對我而言)產生太大的心情起伏,譬如說:「能在這麼寬闊的道路奔跑時在是痛哭流涕的一件事」之類的,單純的就只是一種喜悅,吃了一餐美味的料理般的快樂,可是明天也好、未來的每一天也好,也都還要吃飯不是嗎?

 慢跑是個人化特質沉重的一項運動,從行進距離的近或遠、步伐的大小、到接下來轉彎前進的方向,通通掌控由心--但如果是得半強迫的帶領將近有一百人的部隊,口裡喊著:「一、二、三、四、…」跑步前進,儘管速度不快卻出乎意料的容易疲憊,往往得等到跑出一段距離後,大夥隊形開始呈現鬆動,也慢慢找回自己的節拍,才能夠漸漸輕鬆起來。如同原本從一方拘謹長桌的豪奢晚宴上頭,宣布移師到港口旁夜市的熱炒小吃攤一樣,我還是欣賞後者那種不必計較刀叉擺放方式,或者繁瑣規矩的個性;喜歡歸喜歡,人生裡仍然存在著不得不在隆重場合出席用餐的時刻哪!

 至於和兩三位朋友一塊跑步的機會則不算多,因為如果只和一位同伴並肩前進或許還可以彼此配合,總是有那種「用同樣頻率跳動心臟的朋友」(H先生就是一個例子),可是人數一旦再多起來,不管是要硬頭皮跟上厲害同伴大跨距的腳步或者放慢速度等待其他人,這兩者我都很難扮演的自然而不造作。有時候既然邀請了某人一起享受慢跑的時光,那就不好意思放著別人在後頭了不是嗎?自己知道這是相當麻煩的個性使然,所以不如一開始就別太雞婆來的好。

 記得有一回跑步時接到朋友電話,「喂!你在什麼地方哪?」

 「我在國小操場跑步。」

 「哇X!你是共產黨喔…」

 那位朋友後面還接了一連串含糊的話(因為我把話筒拿得遠遠的),實在想不通到房子附近操場慢跑和共產主義會扯上什麼關係,可能在他心目中覺得這是一種如同遙遠國度的風土民情吧!可惜後來一直忘了對他說,其實我是嚴重的獨善其身新資本主義份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