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和協旻以及三位美女一塊去看了國片練習曲。

 還記得不久前的「單車上路」嗎?裡頭曾說:「人一輩子都要有一次壯遊。」

 最早讓我有這個概念的人是林懷民老師,相信他也是台灣知名公眾人物中頭幾位開始主張「流浪旅行」的始祖;曾收到一封朋友邀請我參加九歌「流浪者計畫」的信件,但是當時一直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也許是對本身的信心不夠吧!沒想到回絕這個邀請後,接下來卻是長達三個多月的後悔,無法想像竟然會遺憾的難以入眠。記得很清楚當時是升大三的暑假剛過完,很多人生的計畫都還沒付諸實現,就又要因為好像很有道裡似的「能力不足」而放棄一些可能的機會,只好在漆黑的房間裡問自己,是不是太懦弱了?

 其實認真思考之前的日子,拜社團生活所賜,我很幸運的比起許多人有更多遠距旅行的經驗,身體也因為維持慢跑的習慣而不至於有病痛的苦惱,那麼我到底在害怕什麼?一個人的旅行感覺又是如何?

 三個月之後的寒假,我搭上一班往台東的早班莒光號,決定自己嘗試一次,到底我是屬於哪裡的,如果無法適應,那一切就作罷。

 那一段故事,寫在之前的文章裡。如果要問那段旅行之後是不是生活有了什麼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很可惜並沒有這樣濫情的電影情節發生在我身上;人生活當中的任何變化,絕對都是漸漸發生的,你最好也別期待一趟旅行可以改變自己什麼,因為如果過去十年來,你都沒有辦法勇敢的作出什麼改變,那麼又怎麼可能在短短一兩星期中脫胎換骨呢?永遠要記得,每一趟具有紀念價值的旅行都只是一個起點,如果真的喜歡旅居在外的生活,那麼你就會像天方夜譚裡的辛巴達一樣,踏上陸地的同時,就不斷想要再重回大海。

 我想,就某個角度而言,拎著背包出門讓我呼吸到了海水的氣味。

 * * *

 現在的很多想法又跟之前第一趟自詡流浪式的旅行有所差別了;那之後不久學校課業重新展開,我為了要跟父親有機會共享一趟父子長途旅行,期末考前請了假前往新加坡陪老爸赴一場醫學會議。旅程中就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當父親白天一早出門開會的時候,則是我自己的時間,拿本小地圖開始研究小小的海島上有什麼有趣的地點可以走走,很多出乎意料外的驚奇,包括認識了穆斯林家庭Cohan夫婦,一天中連續碰面兩次實在是很特殊的緣份(這段故事以後再補上吧!),旅行裡會遇見的各式各樣的人,它的驚奇程度就真的是跟電影情節不分軒輊了!

 印象深刻的是在最近一次前往台東回程的火車上,身旁坐著一位壯漢,聊了幾句後發現他是台東大學體育系柔道選手,算起來還是我學弟,當時只覺得這位小哥(足足有我兩倍大)很有趣,因為他拿在手上的是本卡謬的哲學論。

 相談甚歡後,我們互相留了聯絡方式,約定以後到台東再相聚,之後他陸續參加了柔道國手的選拔、校際盃的比賽,不過並沒有獲得非常突出的成績,直到上星期大專院校體育賽結束後,我赫然發現,在男子甲組柔道賽第七類級中,他獲得冠軍,也隨即收到了他傳訊通知我這好消息。雖然相聚時間甚短,卻是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鈺恆!好好加油!

 * * *

 練習曲當中這部電影裡除了讓我回想起曾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兒(或者對於旅行中遇見的朋友來說,我才是配角吧!),最使我情緒低落的一幕是出現在金山外海成片堆砌海岸線的碎波塊,完全無法抵抗童年居住的貢寮鄉回憶湧上心頭,那片美麗又深藏危險的礁岩潮間帶,有生之年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重現天日,記得以前國小只上半天課的下午,總可以在離學校不到一百公尺的大石頭中跳上跳下,尋找寄居蟹、海參、海蟑螂、和各種小生物的蹤跡,但是隨著福隆開發與灣岸地形遷徙的影響,似乎整個生態必須做出退讓,人們呀人們。

 * * *

 有朋友看過這部電影後,跟我說:「哇!這才稱得上是壯遊!」,或者是「相比之下我的旅行好遜哦!」諸如此類的,我必須要說,其實旅行他本身的意義深刻與否取決的絕對不是他佔據客觀時間的寬度,或是行經的距離是否夠遙遠;而在於旅行的那段時間裡,人們到底思考了什麼

 這也是獨自一個人時容易得到的收穫,因為少了與你對話的對象,被迫的,開始會跟自己討論起旅行的種種,或是用更多的情緒去感受走過的每一步;我記得那一天站在異國的火車站,看見月台上標示著馬來文,往東是一望無際,往西也是茫茫無期的時候,踏出去的腳步更要顯得堅定,儘管是強打著精神走下去的。

 希望每一位正在看這篇文章的朋友,都能夠珍惜屬於你們的那一首曲子,不論長短。

--
文末與大家分享幾本與旅行、流浪有關的書籍

緩慢。等待。美麗邊境 - 杜政偉

單車楓葉情 - 林存青.江心靜

地圖上的藍眼睛 - 杜蘊慈/文字.黃惠玲/攝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