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結束了與及人高芒草叢的攻防戰、和數十顆姑婆芋的浴血割喉,總算在七點鐘的時候點著蠟燭,就著微弱的火光攙扶著父親走下山。

 在工業化社會腳步這麼快的今天,父親家中的長輩觀念還是相當保守的,土葬的祖先一直沒有搬遷到靈骨塔中,一方面也是這些身後厝價錢貴的不像話(悲慘的是,這個年代有些人連自己身後的房子都買不起,更別提眼前了),我有印象時大概是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就跟著老爸叔叔等人上山鋤草,記得當時有五門祖先要款拜,加上整理墳頭的時間,往往得空出整整兩天光景才能夠解決可怕的雜草叢生,說這是一場跟草木的戰爭並不為過。

 在那兩三天當中,大家討論的話題變成是:在祖先門前右手邊的那棵兒臂粗細的桑樹該怎麼移走、要用哪牌子的除草劑才能徹底解決春風吹又生的菅芒、不斷剝落的祖墳磁磚是不是又該找人來「重新裝潢」一下、......諸如此類的。

 過去發生過有趣的事情也不少,像是父親有一回跟叔叔上山,當年我恰巧有事沒有返鄉,據說他們二人打拼到很晚,在曾祖的墳前老爸跟叔叔討論說:「我想今天就做到這裡吧,人手不足做多少算多少了。」雖然沒有清掃的很乾淨,不過也只好趁天色還有微微亮的時候打道回府。當時的太陽已經下山,只剩下暗紫色的餘暉透過樹叢扶疏來摸索道路,偏偏父親大腦和我一脈相承著自動迷路系統(他是很厲害的!可以把每天開車上班的路開到其他地方去...),在下山途中好幾回走錯了山道,多花了好幾倍時間才回到家裡,好不容易喘口氣之後,卻突然發現--隨身攜帶的手機不見了!隔天循原路搜索回去,赫然發現手機就遺落在曾祖墓地的轉角處。後來家人總是笑他說,下回想偷懶回家別在祖先面前講那麼大聲,不然隔天又得再上山一次了。

 仔細想想這也是快八年前的故事,如今家中小兔跟表弟都還小按習俗不適合上山,父親也年紀漸長,工作開始慢慢移到我身上,四五年前起他就有意無意的要求我得獨自找到散落山頭的祖墳位置,不過一直到今日,清掃完最後一處地方準備下山時,父親在暮色沉沉裡顫巍巍的拉住我的肩膀,跟著刻意放低照亮台階的蠟燭緩緩走下山,雖然我看不見背後的他是什麼面容,但是搭在身上的那雙大手,似乎已經不再是之前拿著一把大掃刀一馬當先披荊斬棘的壯漢,相反的,此時我必須開始學習走在家人的前頭,特別是面對未知的旅途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