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新營火車站候車室的板凳上,我的腦袋像是漂浮著睡意的愛睏瑪奇朵,如果掀開蓋子就可以聞到過期咖啡香味;回想過去一周發生的許多事情,覺得充滿不真切的荒誕,又像是過度搖晃後開啟的啤酒,泡沫滿溢了整間屋子地板,我晃悠悠底在上頭仰漂著。

 上周是為期一周的基地普測訓練,從軍以來經過了大大小小各種測驗,測驗前總可以聽見長官們半威嚇半利誘的種種要脅,好比「這次測考要是你們成績不及格,到退伍都別想給我放假了…」之類的,我們從小都聽過一則寓言故事,關於北風與太陽打賭誰可以快速脫掉一個女孩…不對,是一位旅者身上的衣服。每回聽見那些人站在集合場上聲色俱厲的吼叫,我都得低著頭,以免臉上笑容惹惱了怒號中的風伯。

 我相信與山豬服務過同一單位的人應該都有相同的感覺,在服役期間,本旅在年度戰備測考中曾榮獲全陸軍第一名的榮耀(也讓我賺進一天榮譽假),不過曾經歷過那段緊迫盯人測驗周的弟兄在得知成績公佈結果後,表情多半是又好氣又好笑,氣的是當初居然為了這種測驗而擔心受怕,好笑的是如果我們這種水準都能夠拔得頭籌,那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還聽說過有這樣的單位,因為測驗期間項目太繁雜,以至於從早上五點到了晚上八點還沒辦法完成所有的測驗,裁判官於是把當天受測三個單位的連長通通找到跟前說:「你們猜拳吧!」

 「嗄?」

 你可能跟當時的我一樣搞不清楚狀況,後來的發展是,那位猜拳冠軍連長所率領的連隊以九十五分的高分過關(另外兩個連隊依序是九十分、八十五分),我不得不說運氣的確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就像棒球場上具有好運的投手往往也是受到教練團青睞的。



 上面這些只是軍中的笑話,表過就算。


--
 排灣族的上兵H他走到我旁邊坐下,「排A,要不要喝啤酒?」

 從他的笑臉上可以看見一種志願役軍官幹部所沒有的純真,我羞赧於接過他用每個月僅剩下三千元薪水請我的台啤(剩下的還得繳房貸車貸)

 笑著搖搖手拒絕,我自認善意的欺騙稍後回台北還要騎車。

 等候南下列車的時候他坐在我身旁,很放心的談論自己的家庭、未來退伍後的計畫,這是原住民可愛的地方,他還好奇的問我:「你們台北女生是不是出去玩都很花錢呀?我上次跟一位女孩去墾丁玩了兩天,整整花了兩萬多塊耶。」

 語畢還拉拉身上一件彩色搖滾風格的馬球衫表示這就是在那趟旅程中所購買,儘管有著幾番手洗後的痕跡,但是我看得出來他還是相當珍惜的。

 不過對於他的問題我始終沒辦法給一個政治正確的答案,只好說:「多拿點錢回家給母親還有弟妹念書吧。」

 他離開前很用力的和我握了握手,表示收假後回部隊還要多跟我聊聊天。那雙矮闊的肩膀就慢慢消逝在月台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