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台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有一場「兒童公車彩繪比賽」,總共有北台灣多間國小共計二十隊的隊伍通過初賽,而小兔兔的國小也包括在內,許多以前在母校指導過我的師長也帶著他們的兒女來參加比賽,山豬順理成章的成了攝影師。

 回憶前一篇文章瑞市記者剛好有提到這所兒童育樂中心,在非假日時的門可羅雀,那樣場景比起剛剛落成時的確是唏噓不少,而電視上所播的各檔連續劇也鮮少再有來兒童樂園取景的片段,取而代之的多半是設備西化,一票玩到底的各種主題遊樂園,或許這就是時代裡所謂的進步吧!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快樂或悲傷、滿足或寂寞的種種情緒,是否也會隨著時代而有所「進步」。

 在長達三個多小時的繪畫比賽中,一群小鬼頭在足足兩個黑板寬的圖畫紙上用盡了他們可以拿到的粉蠟筆,塗抹的四處都是繽紛的情感,包括在他們的褲管、袖口、襪子上都能夠找到各種色彩;而在一旁的家長們基於規則考量,絕對不准動手去碰蠟筆及靠近畫紙,但是心急如焚的各位老師哪!哪裡能忍受看到小朋友們拿著奇怪的顏色在那廂磨磨蹭蹭呢?這時候各種高低呼喊、遠近喝斥就是免不了的,「喂喂!大家趕快找天空藍、天空藍!」、「好,這個區域由你負責,要塗均勻哦!」女老師們負責遠端遙控,而男老師們多半會在一旁小板凳上拿份報紙搖頭晃腦,正是一片分工精細的情景。

 從早上忙夥到下午,頒獎典禮過後雖然山豬母校的小學弟妹只拿到了一百元的參賽鼓勵獎金,不過大家仍然是很開心的拉著父母向各個遊戲設施跑了過去,而小兔子則是相中了迷你摩天輪,問他說:「你不是去坐過美麗華摩天輪了嗎?」

 他回答:「那不一樣啊!那很大。」的確,要找到這麼迷你,這麼可愛的摩天輪已經不多了。

 而在這個周末的下午,攜家帶眷前來的人潮出乎我意料的多,其中有不少南洋面孔,印尼、越南的母親抱著小孩走進樂園裡,我聽不分明的語言跟絕對聽得懂的笑聲開始瀰漫開來。

相簿點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