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昨天才發生的故事-

 大家小時如果有開班會選幹部的經驗,可以想像那種一片靜默的場面,原本以為這樣的景象在我大學畢業後就不會再遇見。
 
 此時我坐在住家社區圖書館的長桌旁,一片靜謐下,整桌總共十名叔叔阿姨們面面相覷,我代表母親出席了這場社區住戶委員的選舉大會。當然,這也是她計算好的事情,有時候不得不佩服起母親大人的智慧。
 
 「那麼,想詢問一下現場的儲備委員們,有沒有人有意願擔任主任委員呢?」(這邊得說明,所謂的儲備委員是用抽籤的方式在所有住戶當中選出來的,在相互推選出主任委員、財務委員等等幹部)
 
 一片安靜。
 
 但是我看見一片汪洋裡的枯木浮現,坐在我身旁的大叔緩緩舉起了手,周圍的人無不瞪大了眼睛,我腦海中幫它配上日本綜藝節目火焰大挑戰裡主持人那種誇張的讚嘆聲。
 
 「我想,我能不能自願擔任設備委員?」
 
 「嗄?」失望的嘆息聲此起彼落。
 
 這位先生的意思是,由於我們的社區建成至今已經邁入第五年,許多設備也漸漸老舊,好比是會在午夜喀喀作響的地下室迴轉車道鐵板,只能看卻不會轉動的抽風機,智商只有阿米巴原蟲等級的電梯(常常按了之後會跑到最高、再緩緩下降到住戶所在樓層)。而恰巧這勇敢的大叔從事的正式建設原料相關產業,他很想要替這些老舊設備作一次整體的健康檢查。不過,相信對現場的許多人來講,設備委員這是一個可大可小的職位(有點像盲腸,作的事情太多搞不好還會讓你肚子痛),於是有位眼睛瞇成一條線的社長級人物,發表了他的言論:
 
 「我們社區很需要像張先生(匿名)這樣有衝勁,願意貢獻心力的人,您只當設備委員我覺得實在是大才小用了,不知道有沒有打算upgrade一下,乾脆就接任主委吧!」
 
 很快的現場響起「張主委、張主委」的尖叫掌聲,只差沒有慶祝凍蒜的喇叭汽笛齊鳴;我必須要說,那時候張先生的臉色已經不大好看了,由於坐的近,可以聽見他小聲喃喃自語:「完蛋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很顯然出門前老婆應該曾經交代過:「你最好不要給我選上什麼主任委員回來。」
 
 在主任委員被抬上轎子後,其實我對現場氣氛開始感到熟悉,從小到大也不是沒被拱過班長、衛生股長、總務股長這種工作,只是沒想到在一群年紀幾乎都是我兩倍的人群裡,還能自得其樂的玩著這種遊戲。不過既然都來了,我至少得完成母親交代的任務--
 
 「小豬,你這次去絕對不要讓我當個什麼主委、財委回來...」
 
 言猶在耳,但是這時黑板上局勢發展相當迅速,許多幹部已經被動作快的阿姨們撿走(大概就是相當於圖書股長、康樂股長這種級別),而剩下來的空格赫然便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財務委員。我的競爭對手是位沒有到場的吳小姐(匿名),我母親與吳小姐兩位參賽選手落敗的人變要擔任財務委員一職,勝利者可以獲得文康委員的工作;此時我趕緊舉手用盡所有能舉的例子來說明從事教職的母親是有多麼適合擔任文康負責人,不過很顯然那位看不見的對手更狠,他在開會之前顯然跟主席有所交代,前任主委面帶微笑的對我說:「可是,吳小姐說她看不懂阿拉伯數字。」
 
 刹那間我腦海裡浮現了愛迪生發明電燈泡的光亮,如果說這種理由都能搬上檯面的話,會場年紀最小的我其實太有本錢了(小孩子是有耍賴特權的,不得不再三強調母親大人的先見之名),於是我冷冷的回答那位主委大人:「不好意思,可是我媽媽平常在學校從來不上數學課的。」(她就是ㄙˊ常請假的數學老師啊!)
 
 就這樣,在遠方竊笑的吳小姐黯淡的退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