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 0210(起床) - 0300(出發) - 0500(北峰~奇萊山屋叉路口) - 0700(奇萊北峰) - 0910(叉路口) - 0945(奇萊山屋旁營地大休息~午餐) - 1150(奇萊主峰) - 1330(奇萊山屋旁營地) - 1700(成功山屋)

 清晨三點在叢林小徑中,我們今日要上升將近1000公尺的高度,隊員們的頭燈晃動著前方朦朧路面;小言一邊喘著氣、邊對我說:「為什麼我們要來爬山?花七、八個小時才能攻頂,在上面快樂不到30分鐘就要準備回程。」

 稀微的星光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我手腳並用爬上一個土坳,看見遠方十幾公里外有城市不夜的燈火,這些地表的星空同樣無法帶來答案。到底高山給了人們什麼?我想起日本綜藝節目「極限體能王」當中知名參加者-長野誠,他在第12回大會挑戰最終關卡時,以超過0.11秒的極些微差距按下按鈕未能過關。記者在終點高台上詢問他是否要看看底下的風景,長野卻以並未過關為由加以拒絕;直到後來第17回大會終於挑戰成功,成為極限體能王史上第二位完全制霸的挑戰者。

 記者再度邀請他俯瞰極限體能王的全部關卡,並詢問他看到了什麼。長野百感交集地觀看之後,流著眼淚說:

這上面其實什麼也沒有。參加極限體能王,是因為能夠和全明星戰友們並肩作戰,讓我感到非常快樂,如此而已。

 「享受一件事物的過程,遠比結果來的重要」是再簡單也不過的事,但我直到走過四分之一的人生,才因為親身從參加馬拉松、攀爬百岳當中認識這個道理;因為自己大概屬於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死硬個性吧!聰明人光聽就能懂的事情,我偏偏要自己嘗試看看,別人警告說「這鍋子很燙哦!」,我也要伸手去碰一下,大罵一聲「X!」之後才知道這真的會燙。這樣一個幾乎沒有可取之處的性格,謝謝小言你對山豬的無限包容。

 嚮導偷偷地私下(雖然他的「偷偷講」仍然很大聲)對我說:「你去哪裡找來這個女生願意陪你爬山?如果年輕個十歲我也要…」

 我想,大概前輩子你是把山豬從陷阱放走的女獵人吧…


 首先要攻頂的奇萊北峰,名列台灣百岳十峻之一,在陽光撒落處,頁岩的肌理呈現黝黑的光澤,也是「黑色奇萊」這名稱的由來。上山的路徑大多需要手腳並用,而且路狹僅能容一人身,如果遇上前方必須「會車」,就得展現雙手張開大字、平貼岩壁縮小腹的特技動作,這時候如果有懼高症的朋友是巴不得有隻大老鷹把自己叼回登山口了。

黑色奇萊北峰(右上角)


 奇萊主峰上可以看見一塊民國八十三年王興平君的紀念立牌,小小台灣的中央山脈充滿了許多動人的故事,「奇萊山難」之所以帶給大家這麼濃厚的印象,來自於多變的天候,以及從合歡山公路遠眺磅礡的山勢,「黑色奇萊」與山難的聯想遂不脛而走;事實上,如果能勤作功課,多半就會知道在夏季的高山過了下午,東台灣海面的雲氣就會攀過中央山脈下行到西部,此時雲霧來的極快、氣溫也會下降3~5度不等,稍有不慎很容易就在山麓上迷失。

 最近一次重大的山難莫過於去年嘉明湖的失蹤事件,高山同時帶走了江小姐以及蘇醫師的寶貴性命;每回得知這樣的遺憾消息,我都一再告誡朋友,不論你攀登了多少百岳,每次攻頂時的虔敬都不能有所減少,即便如此,仍然無法避免遺憾的發生。

 從北峰下來後,同行小胖已呈現半虛脫狀態,用過午餐後就在奇萊山屋旁的草地躺平,不能跟我們一塊登上的主峰。
 前往主峰路徑比起北峰來得輕鬆,主要是坡度上升平緩,加上經過剛才的磨練後,大家有了預期心理,因此腳步格外輕快。路上有片壯觀的白色稜線,上頭點綴著各色高山杜鵑,那場景活脫脫就似吳音寧詩集「危崖有花」所描述的場景。我邊走,用腳步吟出詩句:

和我去睡在稻草堆
馬路邊、星空下
我不需要你貸款買房子
對我說露珠和光的故事
我不要你送鑽石
帶我上山下海
騎單車亂逛
脫光光游泳
我就會對你笑
枕入你臂彎
支持你的憤怒與夢想




卡樓羅斷崖與即將翻過山嶺的雲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