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1:霧鹿~關山埡口隧道~梅山~寶來~桃源~玉井~官田~嘉義>

 在山間的早晨甦醒,是和夏日的海濱午後酣然入夢幾乎相反的感覺,有點像是在熱水中沐浴跟運動完後衝個冷水澡,是兩樣截然不同的舒適;一覺醒來推開碧山山莊的窗戶,除了空氣中溽溼的氣息外,水聲已經化成在地面上緩緩爬行的蚯蚓,沿著山谷凹陷處泅向下游,當下我們就決定在颱風將要掠過東北部而去的時候,避開和它遭遇的可能,趕路翻越中央山脈往西部避難去......畢竟在風雨將來之際,逗留在山上才是最危險的。決定了目標之後,大家拿出昨天下午自池上採買的食材,跟山莊的阿姨借廚房下了兩大盤水餃,匆匆用過早餐後,便開始朝今日遙遠的彼端--「桃源」前進。
 
 南橫公路上的最高駐紥據點在東部為救國團的埡口山莊,西部則為大關山隧道,當我們車子隨著山勢迴旋而感到視野越趨寬廣,可以看見遠方的白雲出現在胸口高度的位置時,清冷的雨滴又悄悄落下,在一個轉彎的路肩,我們巧遇了兩位騎著單車也要挑戰南橫公路的勇士,他們是來自鶯歌高工的冒險家們,由於昨天在池上用餐時我們就曾經碰過面,所以在路邊看到他倆對咱們招手時,大家停下來才知道由於天候因素,他們隨身的帳棚可能在接下來幾天當中用不到了、反而將成為行進的累贅,為了趕路方便,希望託我們幫忙運到山下的7-11寄回台北,沈哥說的好:「出門在外,手腳要快,幫助朋友,不可懈怠。」(好啦!其實是我自己說的),收下了黑貓的運費跟兩大包黑色塑膠袋經檢查確定沒有屍體之後,我們再度上路。
 
 海拔越來越高,空氣中的溫度跟水氣混合之下,鐵打的身體也很難挺受刺骨寒風,過了埡口山莊氣候變的更加惡劣,但是為了趕著翻越中央山脈抵達西部躲避颱風侵襲,我們只有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眼看著邊線一旁是已經光禿禿被雨水浸潤濕滑的深黑頁岩,另一側是深不見底的山谷,其中有著白色恍惚的霧氣像是找不到出口的迷途旅人,一路都是迴旋的彎道,我們視線的盡頭雖然可以看見有個小小黑點,應該就是大關山隧道了,然而八台車排成的長龍在雨水和漆黑石壁構成的屏障間,古時傳說雲從龍、風從虎的故事在我心裡浮現,每轉過一個彎,都期待著能夠看到隧道口出現在眼前,這樣子的期待環繞於灰黑與慘白的兩種色調之下,漸漸的被啃蝕殆盡--終於在最後一個爬升的小斜坡中,我們喘著大氣,透過沾滿水珠的擋風鏡看見深不見底的山洞無言的等待著。
 
 大關山隧道的傳奇故事其來有自,裡頭六百公尺的深度沒有路燈,而且水珠不時透過岩層順流而下,陪伴我們的就只有八台車的八盞頭燈(好險沒有出現第九盞),在屏氣凝神穿越了這條南橫公路上最高的山洞後,山路也由爬升轉為陡降,真正的考驗我想是從現在才開始。柏油路跟兩旁的山壁都被雨水浸的濕潤,暗沉的色澤讓我想到司馬庫斯,會否在多年前的這裡也有個黑色部落呢?騎車還是不要分心比較好,就在一個險峻的下坡路段,由於路面的角度過大無法看清前方已經掏空的路基,面對突然縮減掉的車道,這裡可能連臨時的落石清理都還來不記做、騎在我前頭的圓滾滾就已經無法控制的打滑,在那一瞬間將車子往內側山壁處推去,人從坐墊上彈起,又重重的摔落紛亂的碎石地上,發生的時間不過兩秒鐘,但在他回頭看我的眼神裡,真的有那種走馬燈的味道,等到我回過神把車停下(我甚至連自己怎麼按煞車的都忘了),衝上去把他扶起來,阿滾臉上的表情才從傻笑轉回無奈。
 
 在成長的過程中,無可避免的有過親朋好友永遠離開我的經驗,還記得有個國小時和豬仔不打不相識的一個同學,再我高中的時候出車禍往生,他甚至只參加過一次的同學會;這回在南橫公路上頭,距離跟圓滾滾say goodbye的長度,恐怕真的是像成語說的一樣「間不容髮」,幸虧大家行前準備還算充分,沖洗傷口的清水、急救箱都在三分鐘內上手,幫圓阿滾做了緊急的包紮之後,便趕緊往山下有診所的城鎮前進。
 
 或許是途中的事故讓我們精神上受到了挫折,騎到梅山青年活動中心時,大家的身體也不聽使喚的想要歇腳了,這間活動中心跟台灣其他地方(劍潭,金山,日月潭,墾丁,...)的青中比起來另有一種典雅的風格,也或許是非假日的關係吧!在幾乎沒有其他遊客的情形下,我們在室內幫圓滾滾重新做了創口的消毒清洗,享用負責廚房大娘的豐富午餐後,一行人各自在中心內的角落沉沉睡去,外頭受颱風環流影響雨仍下著,小豬喜歡聞著雨水的味道,倚在玻璃門外頭,看著濕漉漉的露天咖啡座,畢竟不如咖啡來的提神哪!睡意濃濃的從天空灑下。
 
 隨後在寶來將途中受人之託的兩大坨帳棚快遞送回鶯歌、也找到可以檢查阿滾傷口的診所(雖然同一時間有個被刀砍傷的原住民女子也去求診,讓阿滾覺得自己受的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小傷),在這個梅山下的第一大鎮上,居民以布農跟魯凱族為主,等待圓滾滾的時間中,和7-11的店員聊到這一路走來的旅程,除了瘋狂之外、大概就是用沒有腦子可以形容吧!不過出來旅行,腦子當然要換下平常上班上課的那一副囉!「這樣就對了!」我不會忘記和原住民朋友相視而笑的那一幕。
 
 稍晚,我們在玉井市區用過自助餐,並將八人座下的愛駒換過機油(從台北到這裡也有個六百多公里囉!還有一半的路要走)後,準備穿越台南市,直抵今晚的目標阿里山公路上的雅竹居民宿。不過有句話真的是千古名言哪,「計畫趕不上亂說話」再從台南官田接到縣道165的路程上,我們遭遇到空前的混亂,除了天色已暗之外,白天在山路上頻頻發生小意外的插曲也讓大家打起比平常更多的注意力留心路況,在問過米店、路邊攤、人民保母之後,才終於又回到了屬於我們的道路上;這真的是實實在在的人生呀!永遠不知道現在走的路要去哪裡。(迷之聲:那只有小豬才會這樣...其他人清楚的很)
 
 也因為在今天晚上沒有達到預定的路程,最後我們不得不捨雅竹居而選擇在嘉義市區的「嘉宮大旅店」暫宿一宿;除了嘉義好吃的火雞肉飯還有暫時停歇的雨勢之外,其他值得慶祝的事情乏善可陳,畢竟我還不夠極端樂觀主義呀!雖然一個晚上只要兩百五十元,但是面對一個晚上老闆會自動爬起來幫你把房間冷氣關掉的詭異旅社,還有走廊要壞不壞的閃爍日光燈,一進浴室就看見徜徉在水缸的強哥,我畢竟還是存有一點期待的遐想,雖然終究是要幻滅的;在這裡,我們度過了第四夜。
 
= = =
 
<西部2:西螺~彰化~鹿港>
 
 隔天一早起來,大家像是有默契似的,用過早餐之後沒有多做太多耽擱,就揮別了這臨時的避難所繼續朝著北方前進。出了嘉義市中心,不用多久就可以來到西螺舊大橋前,有了新大橋之後,加上這裡也面臨道路拓寬的工程,今天拜訪時的車流量並不擁擠,讓我們有充裕的時間在橋頭拍照留念,同時發現了在路旁一間不甚起眼的西瓜攤,邊喝著老闆娘現打的西瓜汁、邊聊著這間開了有三十年之久的老店,正當此時一群意外的朋友卻出現在我們面前。
 
 是新生報的一位旅遊版記者跟著西螺文史工作站的大叔騎著腳踏車來到這裡做實地勘察,見到八個有點落魄(經過昨天南橫的風雨、還有夜晚嘉宮旅店的折騰)的男生,臉上露出說不出來像鼓勵還是感覺有趣的笑容,經過一番寒喧後,大叔自告奮勇的要展開他的拿手絕活(空手劈西瓜?),介紹西螺大橋的歷史......而且得意的說會在五分鐘內講完喔!看到他化繁為簡的那種自信,小豬一行人興致盎然的聽著,從中美合作建立這座造型特殊的橋樑開始說起、到西螺大橋如何面對多次溪水的消漲仍然屹立不搖、......。漸漸的,好幾個五分鐘已經過去了,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美國時間」吧!雖然我們很有興趣想再知道更多的掌故,不過再晚下去可能中餐的解決就有問題囉~為了肚子著想,也只能帶著笑容揮別友善的記者阿姨三人組囉!
 
 隨後往彰化鹿港的道路堪稱順利,在經過這幾天的長途跋涉之後,只要是有路肩的路,我們都視為政府的德政哪!在用過中餐後,下午時分便抵達了這趟旅行中最後的住宿站--鹿港天后宮.香客大樓。從外觀上來說,不得不欽佩一下宗教力量的偉大,這貨真價實的是棟四星級水準的大樓啊!而且價格也跟昨晚的小旅店相差不到一百元(念念不忘那場惡夢),於是乎八個男生以接近昏沉的狀態走進大廳、爬上電梯、進入房間的一剎那,可以容納二十人的榻榻米上頭就橫七八豎的出現幾坨橫肉,在短暫的午睡小憩中,我們要找回自己的活力。
 
 從好夢中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三四點,既然來到香客大樓,我們又怎能不當當香客、也去天后宮拜訪一下呢?由於阿滾的不良於行,大伙決定連他的份一起幫他上香致意,把滾爺擺在榻榻米上安置妥當、角度對準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電視(聽起來很像擺設花瓶),七勇士便虔敬的朝這座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天后宮行去。
 
 住在台灣這個地方從小到大一定多少有進入廟宇拜拜的經驗(傳統的一家子基督徒比較少),這也得仰賴我們道教信仰真的是太廣泛了,通常一個村裡頭要先有個代表性的大廟、村外頭可能還有個守護土地的小廟、狠一點的大廟副神也幫他加蓋一間偏廳,話雖如此有些禁忌不說還真有人不知道,像是進廟要走左邊的門(從裡往外看的角度,因為左青龍、右白虎,求進龍門、出虎口的好彩頭。)、出廟要走左邊,不要直接穿過天井走到大廳、上香時先拜天公還是要先拜主神等等......@@除此之外還有些連小豬自己也沒聽過的小撇步,就只好順其自然了......。不論如何,信仰所需要的儀式本來就不該複雜到影響人們單純的心靈,如果各種繁瑣的動作、言語、經典反而讓人們在記誦中去將自己的內在精神削足適履,這會不會有點本末倒置了呢?曾經在路上跟一群基督徒社團(光鹽社)的朋友有段不短的交談,聊到教義跟自己的信仰時當然是各有主張(小豬是極度地相信自然神祇),不過唯一讓我們有共通認知的,或許就是信仰這件事吧!那應該是在最自然的狀況下把心靈完整付出的一種情緒,不必透過科學邏輯的方式去檢驗它,也沒辦法以邏輯去推論,用最簡單的話說,就是「心誠則靈」而已;合十。
 
 當晚我們在晚餐前去拜訪了一間小學--(我的前四分之一輩子可能跟國民小學一直脫不了什麼干係,因為母親執教的關係,每逢寒暑假必然要返校打掃是不可免俗的祭典,而上了大學之後參加的社團又剛好是固定會到各個國小去表演法律課程的法治播種服務隊,如果說別人待在小學的日子是六年,我可能要乘個兩倍也不為過。)這次造訪的是南興國小,是我們服務隊在去年寒假舉辦營隊的地點,也算是一種另類的「微服出巡」吧!很訝異自己能夠在隔了那麼久之後,對一間學校的校園還能夠如此熟悉,這大概也算是一種信仰,還記得自己曾經付出過的心思,這校園裡頭每間教室我們都得記在腦海裡,在寒假的營隊期間中,要帶著小朋友從這頭跑到那頭,怎麼樣才不會跟別組的夥伴互相衝撞、怎麼樣才能最快的從甲地前往乙地、又要什麼時候到什麼地點去幫小朋友們打飯打水、吃完飯後的廚餘又要拿到哪裡集中、平常想尿尿時要帶那群小羅蔔頭到哪間廁所、......當然還有很多很多,從前備感壓力的事情,曾幾何時回想起來已經是另外一種感覺了?參加這個社團所做的決定如同父親在生下女孩時埋在房屋地窖中的美酒,等到要和女兒分別時才開啟塵封的數十罈艷紅,已經有點幽暗的夜色裡,我渾然不覺的享受那種微醺。
 
 彰化火車站的附近,有家肉圓老店是值得一嚐的,店面不算大,但是老闆娘所揉和出的肉圓絕對是給他物超所值的好吃唷!能吃的七分飽、和朋友們閒晃在街頭,是很奢侈的幸福,看著這個都不屬於我們彼此的城市,大家可能都暗暗的在心裡埋下一顆對他熟席的種子,等到多年後再度來臨時,或許已經長成一片樹林也說不定呢!
 
= = =
 
<西部3:台中(大甲)~苗栗(通霄)~新竹(海口)~中壢~新莊~台北>
 
 今天是我們環島行程的最終日,除了白天趕路之外,晚上在中壢舉行的慶功宴也是讓大家欣慰的流程呀!在鹿港經過一夜好眠起床後,在天后宮區域內的早餐店也很有佈施的味道(當然不是完全免費啦XD),不過用幾乎一杯珍奶的價錢吃到黑糯米飯團包著扎實的料、還有現打的黑豆漿,繼昨晚滿足大肉圓之後,又有了個精神飽滿的早晨。
 
 路程沿著西濱快速道路往北,經過漫長的滾滾風沙,我們先在台中大甲稍微做了休息,當然也是為了要拜訪一下咱們頂港有名聲、下港尚出名的鎮瀾宮顏董囉!鎮瀾宮的整體建築其實並不比昨兒的天后宮來的雄偉,但是要比華麗那就是領先群雄了!除了主建築天頂有細緻的紋采外,在廟宇地下室更建立了寬闊的「媽祖文物紀念館」,一百坪大小的室內空間四面牆壁上都用石雕刻劃了從古到今傳說的媽祖奇聞軼事,而有名的媽祖金身跟白玉雕像也都收藏在這個讓人天旋地轉的紀念館中,我在裡頭時,除了長吁一口氣之外,幾乎說不出話來。
 
 也因為昨天晚上造訪南興國小的經驗,大家在今天回程的路上興致甚高的也想順便回去看看第28屆夏令營、第26屆夏令營的通霄烏眉國小、新竹海口國小,這兩所國小都有的特色是校園景觀的開闊,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綠意盎然,除了有我母校的感覺之外,在這裡頭特別的回憶也是很有趣的...在烏眉國小的傍晚,洗澡時突然發現沒水、跟阿伯一起在廁所外的洗手台玩戰鬥澡、晚上在校園裡頭玩夜間活動時小豬一個人悠哉的迷路逛大街,海口國小當廁所男的故事、在溜滑梯上累到睡著的寫意......;走在兩年中沒甚改變的校園當中,我們貪婪的更新大腦裡的回憶,想要把一切感官接收到的事物保存下來。
 
 在中壢等待著我們的是剛考上中原財法的學弟SHAQ,特地招待了我們八人一頓燒烤全餐;只是當我們在中原大學附近停妥機車時,每個人的身上都是這六天來陽光再身上留下的漆黑印記、還有一包包用黑色垃圾帶綑綁好以免被雨水打濕的行李扛在肩上,大概就像是一行從高雄抗爭結束後北上的泰勞吧?面對學弟還有從台北開車下來一起幫我們接風的大屁跟猴哥,大家臉上掛著傻傻的笑容,究竟那一刻我們心裡是想到什麼呢?「終於結束了?」、「總算還是平安的回來。」、「這到底是第幾天了啊?」、「好餓好餓.....」、「回去後要怎樣才能夠白回來呢?」等等......。
 
 會不會該死的大腦硬碟這時候反而停止作用了呢?我敲了一下自己的頭保持清醒,各種奇怪的味道擁上來,「喀喳!」擺在眾人眼前的相機三腳架依舊盡職的什麼都不想,拍下了句點。
 
 * * *
 
跋:這個時候終於是有個結束了吧?旅程過後將近三個星期,偶爾還是會想起一些在過程中遇上的人、事、物,那家餐廳的老闆很親切、在某個景點遇到來自另一個城市的旅人、加油站旁邊油罐車底下躺著一隻睡午覺的小狗、......等等,有時候甚至連很久很久以前的旅行回憶也一起參進來湊個熱鬧,我也無法掌控的很好,大腦他愛怎麼想有時候只能由得他去,總算費了點心思將這一次花費1200公里、換兩次機油、沿途不計其數的加油站(還剛好遇到中油漲價...)的環島之旅做一個結束,如果沒有這樣做,可能大腦也會一直抗議吧!(什麼?之前西雅圖旅行的後記也還沒告個段落呀?)那些抗議不斷的精神分子,真的是很執拗的,我會努力的、去平息他們。祝 每位讀者也在人生旅行中有個好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