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粉紅色?還是海藍?香草綠感覺也很不錯,不過是從教室拿到校門短短距離,但是我還是希望他是拿著最喜歡的顏色一路走出去,也讓大家知道,有人在......注意他。 
 最後決定了是香草綠吧!

 將汽球拿出店門口時,陽光底下看起來顯的朝氣蓬勃,像是爭先恐後要飛上藍天似的,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的心情呢;熬了三年總算要畢業,之前總是聽學長姐們說過的大學生涯就要來到眼前,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切斷繫住靈魂的那條尼龍繩,就這麼輕盈的款擺爬升。哼著歌悄悄從側門繞進學校,老鳥的經驗告訴我,畢業典禮的這時候,沒有教官會煞風景在這兒攔下學生,從這進入校園後,就能看見籃球場--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地方啊!那一次段考完的下午,其他男生都是死氣沉沉的走在路上,像是考了幾科就熬了幾晚沒睡覺一樣,只有他,居然還能換上球衣,和幾個朋友在沒有其他人的球場上運著球、快步切入、躍起、籃球落入網中的聲音清脆悅耳,當時看著看著居然越走越慢,直到小娟從旁邊推我一下才回過神來。
 
 還是趕快到他的教室吧!三層樓的高度是可以用三年的時間拾級而上,好像在每一個樓梯的轉角都有自己的身影,那是要和朋友們經過多少節下課的時間倚著欄杆閒聊才能夠留下的烙印,還有一個灰濛濛的人影快速閃過,應該是每一次和他擦肩而過的片刻,我記得再清楚不過。別走呀!今天就要將你從流動的記憶中抽出,放在暗房裡沖洗成凝結不動的相片,嗯~很好!身影漸漸有了輪廓,耳後略長的髮線攏成幾綹、方方的臉型不像當紅的青春偶像,那太文弱了,寬厚的上半身應該是每回搶籃板球時最有力的優勢......哎!你退的太快!我還沒看分明呢!像個孩子般一溜煙地跑進三年級教室,這樣我怎麼來得及把那畫面悄悄留下?得趕緊跟上去,大概沒有人會知道我奔跑的理由吧!追著你又開始逐漸模糊的背影,像是攝影師專注在剎那的景色,我跑過長長的走廊,好像沒有人注意到我,大家動作放的很慢很慢,有人手上抱著畢業紀念冊、有人拿著簽滿名字的白襯衫,它們都只是我等待時打發光陰的路人,只要再繞過轉角就是你的教室了,可是你彷彿看穿了所有意圖,移動的速度突然增快、如同你每次上籃前的墊步,眨眼間就沒入那人聲鼎沸的門中。
 
 我,來遲了嗎?像是踢到什麼遺落的故事,腳旁滾動著是你方才只顧著得分卻失手被截下的籃球,灰撲撲的還有你的影子灑落,我撿起時手清楚的在上頭留下了指印,抬起頭已經是在教室的門口。「請問,小峰今天有來學校嗎?我有些東西想交給他。」,話傳進去的很快,但我卻直等了快一分鐘才金屬輕輕的碰撞聲,看見坐在輪椅上的你,最壞的打算是今天你不會出席畢業典禮的,能來當然是最好;雖然畢業前三個月,你一樣在學校打完球後要回家,卻在路上被一輛紅燈左轉的車撞傷,在醫院裡待了十幾天,醫生說可能再也沒有辦法在球場上打球了;可是相信那打不倒你,不是嗎?
 
 「小峰,這個送給你。」我把繫著一張小卡片的整束淺綠汽球交到他手上;「還有,這是那天忘在籃球場的球,後來問了你朋友之後,知道是你的,拿來還給你。」
 
 「我不要這些東西,你拿走吧!」整捧搖曳的汽球又被推回我胸前,沒人接住的籃球則跌落地面,一跳一跳的滾向長廊。
 
 綠色的裝飾打扮了我畢業典禮一整天,小娟後來陪我把失去主人的籃球一起拿回家裡,等到進了房間之後,透過濕潤的視線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張綁在尼龍繩下方的卡片已經消失無蹤,如果說汽球是帶著夢想遠颺的翅膀,那麼那張寫下我祝福與期待的卡片就是夢想寄託的血肉,既然翅膀無枝可依,就只能這麼辦吧!趁著黑夜,推開公寓的窗,它們要去找回失去的身體。
 
(隔天,沒人發現那些撲打的青春羽翼被公寓旁的電線纏繞,仰頭看去時離藍天很近很近)
 
 大學即將畢業的那年寒假,又回到以前高中找之前的導師閒聊,離開校園時走的是側門,經過操場旁時聽見很熟悉的一聲「不要!」,隨即發現只是跟時空巧妙的重疊罷了,畢竟是相去甚遠的心靈,看著一群學弟妹在球場旁,當中一個清秀的女孩似乎提議待會要去哪裡玩,幾個男生沙啞著喉嚨嘶吼著:「我不要!哈哈哈哈!」它們笑的前俯後仰,好一段距離都看的見漲紅的臉龐,或許這就是我不熟悉的。從今以後就不會再做錯了。跟著週遭的人們一起去體驗一下過年的氣氛總會是正確的決定吧?在書房的窗口,提早鳴放的爆竹響起,破碎了的香草綠橡皮終於結束了掙扎,灑落一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