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第一次聽見將在新生報到時作全身健康檢查(包括抽血),心裡著實打了個冷顫;自小我就不算是個有血氣之勇的人,儘管家父執醫,我卻常常在跌倒的時候望著自己擦傷滲血的皮膚而不知所措,這樣的情形持續到了國中時才因為為了保持「形象」而有了改善。

 在不少接受針筒注射的經驗之後,有時想要轉移注意力,常常會盯著細如牛毛的針頭想:「是什麼原因,我今天會坐在這裡?忍著疼痛來挨一下針扎?」可能是為了保持自己身體長保健康,也可能是為了捐血一袋、救人一命;那時起,我豁然有悟到,原來當人對某事的關注已經超出該件事所帶來的長痛及短痛時,原先難忍的感覺竟然也就漸漸的疲乏了(說要甘之如飴對我實在有點難度)......如此一來,我幾乎可以想見自己在抽血的同時,也在抽測一份情感,那是我對自己身體健康的重視,姑且將這種心態稱作--驗情。 那麼情究竟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呈現,恐怕任誰都無法下個定論。我有無聊時翻閱電話簿的習慣,有時看著自己一筆一筆記下的人名、數字,瞇起眼來彷彿就見到那些筆劃緩緩的靠攏、拼拼湊湊成一個隱微的情字,或許是友情,或許是人情;同樣的是,這些情感都接受著一場時間的考驗,可能會像是船邊遠去的水痕淡去,也可能會如同金屬籙印般的深刻。同樣的遐想,在一年前的九月二十一日,紐約世界貿易大樓在全世界人的眼中,在灰撲撲的煙塵伴隨中傾頹倒下,那片霧幕中的火紅總令我聯想到那班衝撞大樓飛機上的乘客們,機身碎裂的鐵片刺穿他們的肌膚,濺起的艷紅如同竄出的熊熊焰花,不論是回教徒或是白人,我想信在彼時他們間對生命的信仰都同等的熱切,只是企盼的想望不同,卻引導了截然兩異的終曲。

 不難發現情感在比較的過程中會有大小深淺的差別(因為根據相對論,除了光以外,其他事物都是相對的),但是他們的本質卻是無二的;好比一份對大環境執著的理想,也可能是建立在對週遭土地上的一根小草、一株淺紫小花的情感累積上;就如同我之前,通訊錄上那些條列的人名電話,也可能將成為你未來人生中再豐厚也不過的精神食糧,因為情感是可以積存包容的;你可曾細細檢視過每份情與自己的互動?你可曾讓那些情進駐你的腦海?儘管情感有大有小,就像港片中那些反派要收買一個人時講的台詞:「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個價錢。」;然而那個價錢卻是由你自己決定,你該把自己看的多重?假使真能存念著每一到曾經交流過的心靈,那把檢驗情感的尺就將會變的高不可攀,那樣的情形下,情是無價,因為沒有能有其他事物能凌駕其上。起碼在一個人尚未遇到他的真愛時,那把尺不會降下,情感的檢驗也就有著權衡利害之下的絕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