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這篇文章含有政治內容,不喜勿入;但是我的好朋友,希望你們可以進來聽聽山豬的心聲。

 記得大二那年回去找過讓我尊敬的國小老師,聊到在大學時學業上、社團上、甚至愛情裡遇到的各種問題,曾和老師討論過:「到底朋友之間要不要談錢、政治、宗教?」,當時還抱著一種年輕人特有的潔身自愛,深怕因為金錢或者政治立場的不同而失去某些好朋友,而自己構築起所謂的「原則」把這三項話題當作禁地,能不碰就不碰;老師聽到這個問題之後,只是笑笑的問我:「那你到底還要和你的好朋友聊什麼?」

 隔了這麼多年,我不再有天真的堅持,如果今天有個好朋友連我最真實心聲都不能對他傾訴,這又算什麼知己呢?

 上面只是前言,今天一早就去投票所積極的投下三張票,也是我有投票權以來第一次不是趕在四點敲鐘前走進投票所。選舉前有位與我們家相熟的年長黨外人士對我說,他的大舅日據時代曾往俄羅斯留學、因此在白色恐怖時期被政府槍殺;十七歲開始從事社會運動,中壢事件(當年許信良競選遭到換票)發生時還開著車殺到桃園龜山,被鐵絲拒馬阻攔後,所幸拋下汽車,用跑的直接衝往事發地點。也是從他口中我才知道,二二八事件裡那位賣私菸阿婆的兒子居然住在離我家裡不過四十分鐘車程的地方。

 這位阿伯說了許多後,他搖頭苦笑說:「我這次投票應該是要破戒了,打有投票權開始,我從來就沒有投過國民黨一票啊。」

 一直覺得民進黨消費過去人民痛苦的記憶是不道德的,很多記憶不必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當事人當然不可能會忘記,也不會原諒那些人曾經犯的錯,然而並不表示所有人都願意沉浸在永遠的自我懲罰與仇恨輪迴中,現在你看見高舉二二八事件旗幟的人群裡,究竟有多少人是真心舉起民主?這兩個字的重量遠比那些政治人物們所想像的深沉。

 再者,我也不喜歡被恫嚇的感覺,從最初抨擊對手開放中國觀光市場來台灣的政策起、到近期西藏遭到武裝鎮壓事件被拿來影射台灣的未來境遇;到底未來要怎麼走,不是應該決定在我們自己的手上嗎?從不見有哪位候選人提出派遣救援團體前往拉薩的要求,而新聞的報導也避重就輕,雖然這是國際上普遍的現象(也顯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確具有非常大的媒體壓制性),但是許多人的心聲還是包裹不住的,包括在日本部落客上就一直有類似以下的言論:

 「日頃「人権」を叫ぶ政治家、マスコミ、各種組織・団体に言いたいです。チベット人に対する中共の、これほどの人権弾圧を黙って見過ごしているなら、その人たちは紛れもない『偽』人権派でしょう。

 「世界中でチベットの抗議活動と支那の弾圧が大きなニュースになっているのに、日本ではNHKが早朝のニュースで申し訳程度に最低限の情報を伝えただけ。新聞はwebで報じているが、速報性が身上のテレビは惨々たるもので、テレビ報道の劣化が著しい。しかも、NHKのこのニュースは新華社が名指ししてダライ・ラマ14世を非難する謀略報道を伝える一方、ダライラマ14世が支那を警告するリリースは報道していない。一見、支那側を非難する報道に見えながら、巧みにチベット人やダライラマ側の情報を隠蔽しているのである。

 「今月22日に台湾総統選挙が行われる。やがてチベット暴動の話と、この選挙が結びついて表面化すると思う。台湾が独立しようとすればこんな目に遭うぞという脅しのようなものだ。チベットの自治を訴える勢力が直接台湾選挙を支援し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いが、底流で結びつくように仕向けられてしまう。

 「日本の平和団体は、日本・アメリカは批判しますが中国は一切批判しません。その証拠に、平和団体ホームページでは一切、チベット虐殺・弾圧問題には触れられていないことがわかりますね。中国政府がチベット虐殺・弾圧問題を「人民戦争」と表現し、チベット王国・チベット亡命政府に宣戦布告してますが、知らないんでしょうか?

 更多來自東瀛的部落客意見與翻譯請按此

 那我們的正義之聲在哪裡呢

* * *

 記得到台中觀看完世界盃棒球賽的隔天早上,走在台中火車站前一條名為綠水路的街道,道路下方有條小河流過、雖然味道不甚親切,外觀看來卻頗符合綠水之名。在河水上方的四線大道上,我放眼望去、豎耳傾聽到卻都是帶著濃濃南島風格的英語,穿著鮮艷襯衫加上緊身牛仔褲的馬來西亞朋友、泰國移民、外籍新娘在騎樓邊的攤販駐足挑選首飾,在幽暗的巷子裡有年輕的鬈髮青年拿著噴漆罐渲染著紅色磚牆;像是電影「Citizen Dog」裡的奇幻遐想,我彷彿走進了任意門與夢境。

 那一刻我擔心起來,如果說人們一再漠視族群間對立分化的問題置之不理,甚至因為選舉勝利而去操縱這樣可怕的意識型態;連幾乎可說同時間跨海來到小小台灣島的客家人、閩南人、漢人都自己鬧得火熱,那麼若干年後,是不是街頭上也會出現小吉隆坡、小馬尼拉,而那塊街頭區域變成了華人們晚間十點過後不該涉足的禁地呢?

 山豬姑姑在偏遠國小擔任老師,雖然自謙能發揮的影響力不大,仍然在課後義務性的擔任許多不識字學生家長的導師,不論是原住民阿姨或者單親家庭的阿嬤都能夠重新接受學校教育,彌補童年未能就學的遺憾,用這樣的事例作結,我們真的還可以作很多很多事。這次選舉出現許多以往對政治冷感的年輕人站出來投下自己神聖一票,不是沒有原因的。

 為了自己,更為了我們下一代的未來。

 (最後替緬甸番紅花革命以及西藏的獨立運動祈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