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兔還沒出生前很久,在山豬還只是有條狀褐色斑紋的小時候,舊家的陽台上養了兩隻十姐妹(請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是十隻,那我只好跟你說太陽餅裡也沒有太陽啊!)。事情發生在某天的傍晚…

 同住姑姑結束一天工作回到家,赫然發現五歲的小山豬趴在陽台的鐵欄杆上望著天空,而原本應該有兩隻鳥兒身在其中的鐵籠子卻孤拎拎的擺在花檯,由於整個下午家中只有我與年邁的祖父,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搖搖頭說不知道;再問問阿公,也支支吾吾說不清楚狀況…。

 直到最後把犯罪嫌疑人交叉比對的結果,得到了真相:小山豬吃過午餐之後跑到陽台找樂子,正好看到小鳥在一點一點的啄動柵門門閂,他就開口問了…

 「你們想出來玩嗎?」

 「啾!啾!啾!(對啊!對啊!)」

 「那讓我幫幫你們吧…」,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長大後的山豬看到同樣五歲的小兔子養了一隻黑文鳥名叫小黑;不過這次兔子不懂得鳥語,往往蹲在籠子旁邊半天,也不會動手去打開鳥籠。

 大概是小黑住進我們家第三年時開始吧!每天早上七八點的時候總可以聽見後陽台鳥籠旁出現異常嘈雜的鳴叫聲,原本以為是小黑肚子餓了在討早餐吃,走近一看卻發現是位意外的訪客,一尾雄性黑色九官鳥正站在窗櫺,對著一副小鳥依人(他本來就是鳥啊…)的小黑大唱山歌,唱的忘我連人走過來也沒有發現。

 爾後拜這位熱血追求者每天早上溫馨Morning Call的服務下,我很難有賴床的本錢,就連原本啼聲宛轉的小黑也學會了那套慷慨激昂的曲調,這對鳥兒琴瑟和鳴的功力讓人敬畏三分啊!


 
創作者介紹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