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資訊中心7/31報導

7月31日起,與貢寮一起諾努客,No Nukes!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今年與苦勞網聯手,在鹽寮舉辦一場慢遊當地的反核音樂會──「海音十年,諾努客 No Nukes 元年!」,結合鐵馬影展、音樂會與在地市集,7月31日起為期三天,以各種方式讓民眾愛上貢寮。活動負責人綠盟的崔愫欣說「原本只有影展,但在籌備過程中加入更多想像,所以變成這麼大的活動」。

與貢寮無關的「貢寮海洋音樂祭」

後來音樂祭越辦越盛大,強大的商業利益讓許多廠商競相投標,承辦8屆的角頭音樂敵不過其他競標者只得退讓。只是由非音樂單位承辦之後的音樂祭逐漸失去以往獨立氣息,只剩下商業。

吳志寧[*1]說,不收錢的音樂祭裡面到處都是7-11的攤位;崔愫欣也表示,台電做為協辦單位,裡面放滿他們的旗子。貢寮作為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環境運動指標地,卻被商業活動切割了自身與它的歷史。



我一直很討厭貢寮海洋音樂季,
除了第一屆、第二屆尚保有可貴的音樂表現自由外,
之後的每一次都像是對海洋環境與獨立音樂的大屠殺…

音樂本身是不是純粹的?我持否定說。

只要是藝術,它就將為了表現自己的想法而存在。
喪失主觀意見的藝術,不管是音樂、文學甚至繪畫,
就會如薩米爾欽「我們」小說中理想國的情景一樣,
只要透過程式運算,任何人都可以譜出「美好的」交響樂…

回想濁水溪公社小柯曾說:

「第一次上台表演時,連吉他怎麼彈都不知道,音樂只是我上台的一個工具,讓教官以為我們真的有組樂團,合法上台就可以了…」

這樣的話現在聽來還是很經典,

如果為了經費問題、一味衝高人氣,就被迫跟財團、政府單位合作,
因此喪失了獨立樂團最寶貴的「自主性」,那就像是一場打假球的音樂季

因為還有其他那麼多音樂人,是清.白.地拼命唱出自己的聲音啊!


--
*1:929樂團主唱吳志寧,是前國語課本「甜蜜的負荷」作者吳晟的小兒子;他的記者姊姊吳音寧,更以撰寫白米炸彈客特別報導聞名;是我最喜歡的台灣詩歌家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