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在掌心的是妳
 
炙熱
     或 冰冷

脫離軌道後
 
仍然想念三十天中的輪迴
 
望呀 不盡的溫暖
 
於心不忍--
 
「妳 離去後...
 
會否毀去傳說--
 
詩人墜入無底空潭
 
思鄉人驚醒的暗夜中不見指引
 
小兒遙指你曾站立的幽闃
 
二十四橋的笙歌依舊,婉轉細蛇盤桓不去、等候蔓延。」
 
廣漠地平線承載不住妳超過壓力的思念
 
汪洋也難耐的咆哮
 
「潮汐的規矩是仍看的見妳時遵守的」
 
鹹冷的水花傾倒在陸地
 
淹過足踝
 
抱緊泛著悠悠餘光的妳、很久沒看見他了吧?
 
(黯然不語)
 
膝以下也感到寒意
 
顫抖的顎輕觸妳不為所動的面頰
 
靜觀千古累積下的從容?
 
即使沒有水漫周身,我也禁不住發顫
 
等到腰際飄飄然的懸起,難有知覺的另一半
 
這時候還不能鬆手呀
 
冰一般的線讓看不見的手緩緩上拉
 
胸前微窒還是吐出氣息
 
「只有他才能放出光和熱?」
 
(默然)
 
我代替妳飲盡,醉人的倒影後
 
一吻升起的水平線
 
* * *
 
讀報紙副刊一文「如果我有辦法摘下月亮,會做什麼樣的事情?」有感,兼之回憶幾年前看到的那篇新聞,俄羅斯科學家試圖用核彈頭炸毀月球;不過這個命題的本身不應該是窮究科學價值的,我寧願相信他是想像力的釋放,這樣輕鬆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