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書店的那個下午,幾乎是用一種無間斷的跑步方式讓眼睛溜過這本書的每一頁、每一行、每一字、跟每一個標點符號,大我四歲的謝旺霖、也是同校同系的學長,從法律系高欄裡跨出好大的一步轉投文學與冒險的胸襟,他的抉擇足以讓生命錘鍊出更堅韌的剛質。

 記的2004年秋天,我同樣看到朋友轉寄的E-Mail,上頭寫著「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儘管當時這個流浪者計畫已經報名截止,不過這篇文章卻才剛剛在我心裡擺下一個報名攤位。

 「我覺得打開眼界是件重要的事,跟自己對話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規定一定要單獨,不可以參加團,也不可以有同伴。你看我們回家就上網、看電視很忙碌,可是旅行中間一個人,第一個好處是可以跟自己對話。第二個,才能跟別人對話。因為一個人就必須跟別人對話

例如第一次到印度去的話,你要買張車票,在大城市裡譬如說瓦納拉西、加爾各答,你從進火車站到買到一張車票,可能要一個多小時,因為這裡面 information(資訊)很不清楚,然後你必須排隊,然後排到還排錯了。你必須跟每一個人講話,在排隊的過程中、在等車中間,有機會看到很多人的臉,這是兩個人的時候看不到的。因為你無聊,所以你看到這些。

 這段話裡的每個方塊字都像是從天而降的石頭,打在身上好不疼痛,卻驚醒了我過去是多麼不珍惜孤獨的時光。我自身的勇氣還比不上許多偉大流浪者,但是從讀完這篇文章的那一秒開始,我開始要學著愛上一個人的時刻,也更愛自己;而一棵渺小的幼苗才漸漸破土而出。

* * *

 在轉山一書裡,從作者的各種經驗裡,你會逐漸看到一個完整靈魂的成型,在瀘沽湖畔與摩梭族少婦的邂逅,臨時改變行程往神女山深處的部落踏尋;在大雪山公路上因為寒風險阻,只能一個人推著腳踏車前進,孩子氣似的拒絕來往客車駕駛Go Thumb的邀約,最後在一台小貨車陪伴下走出風雪重重的山口時,貨車上的乘客搖下窗子豎起大拇指對謝旺霖大喊:「你是中國人的驕傲!」…

 雖然每篇故事看似都像細瑣的墜子垂懸在空中,不過隨著生命的細線漸漸延展,它們終將串成一件讓人注目而且耀眼的珍寶,只屬於你自己一個人的;如果你也想過隻身赴一場生命的宴會,別再遲疑了,提起背包往外走出一步--就是流浪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