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七月23日,也就是明天,我即將入伍新訓的日子。

 當兵照道理講是每個男人生命中都會有過的經驗,應該沒什麼好拿來說嘴的,不過如果凡事照道理都講得通的話,我們也不用法官來判案了。在生活中的實際情形是,只要是當完兵的男性動物,幾乎沒有例外的在碰面時會聊聊以前的軍中生活,誰的嘴砲射的遠、誰的口令喊的響也成了眾家眷的夢魘。

 時至今天,兵役的時間比起我爸那年代只剩下一年一個月,而加上眾多替代役、補充役的選擇,真正以一般兵科入伍的人反而少了;我很幸運的,擁有健康的身體、毫無疑問的健檢報告、沒有憂鬱症、沒有過動傾向、而且還家世清白,也順利的在畢業前考取步兵預官,未來步兵排長的任務就在前方等著山豬去領受。

 花了三秒鐘思考,到底要把往後這一系列記述軍中點滴的文章放在什麼分類,最後選擇了「旅程」。

 原因有幾個,一來我自己實在太喜歡旅行的生活,或者應該說我的生活是為了旅行而存在。「旅行養成了年輕人」,有路上經過的前輩這麼說,而我決定把「年輕」兩個字刪除,讓這句話變成「旅行養成了人」。實際上也是如此,人出生來就已經踏上一條旅途了,還是不能回頭的旅途,起點在娘胎--終點在死亡。

 如果說走出家門就隨時可能會有不測風雲,那麼就算到巷口買罐啤酒來喝這樣簡單的事情,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把它當作去人煙稀少海邊沙灘上聽一場搖滾演唱會呢?

 大概就是這種幻想症的情形發作吧!我沒有喝酒也可以和唐吉訶德比拼誰腦海中的風車怪人夠巨大,只要想到每一個不知道會怎麼樣的明天,我就莫名的興奮,像是第一次參加營隊的心情,像是某位台大的教授名言:「我再不起來,身體就要腐朽了。」,我則是永無止盡的擔心,再不前進的話就要錯過很多一輩子再也見不到的人、事、物。

 我們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和這麼多領域截然不同的人們聚在同一個營區底下,只為了一個看不見的國家精神,一塊揮汗如雨、一塊互相鼓勵、也一塊看彼此的身體逐漸結實。我不知道國家這種概念還可以存在多久,可是我會珍惜它帶給我的--旅行內容。像一首動聽的歌,雖然我唱的五音不全,但是聽得懂的人,就會開始輕輕的跟著和了。

 最後要對親說,很高興畢業前最後一段時間妳給我的鼓勵,那兩首曲子我會帶著常用的那只口琴,想辦法到地球上各個角落吹奏。



 
創作者介紹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