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阿喵在MSN上頭跟我要一張充滿海洋風的照片時,第一時間還沒有意會到他的意圖,但當我收到製作精美的海熊王行前通知後,足足有三十秒說不出話;居然連畢業旅行都有情境包裝,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腦海裡浮現四年前準備出發去上大國小的那晚,手上也是拿著相仿的狄士尼魔法樂園入場券,耳畔迴響快樂天堂這首歌的旋律(大熊長長的釣竿正昂揚,全世界都舉起了希望...是這樣唱的嗎?)

 雖然不是搭早班車前往台東,在7/19的晚上我居然還是有些微的失眠,直到隔天早上整理行李時,都還有些昏沉沉的,一邊瀏覽著網頁上頭有人寫下的蘭嶼旅遊筆記,看看有什麼注意事項是大家忘記的,突然之間幾行字敲醒了我--
 
恙蟲很多,蚊蟲也很多;如果要爬天池(會經過森林),一定要穿長袖、長褲和「鞋子」,不要在森林中暴露皮膚。只要到有草叢或樹木的地方,千萬不要穿涼鞋或直接趴在草地上,以免恙蟲附身。恙蟲病是法定傳染病,要住院七天的啊。
 
 要住院七天的啊、要住院七天的啊、要住院七天的啊,大腦中的回音告訴我這事情很嚴重(雖然後來發現,多住七天其實沒什麼),當下馬上拿起電話,準備通知此行海熊王的船長。
 
「喂!嫩譽嗎?跟你講一件不好的消息...我,可能沒辦法跟你們去蘭嶼了。」(惡作劇的快感)
 
「(沉默)...」
 
「騙你的!喔耶!」
 
「我會在蘭嶼殺了你餵魚。」
 
「唉唷,不過我真的是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說啦,蘭嶼上面好像有種恙蟲,萬一被咬到的話...」
 
* * *
 
 是的,這就是我們後來第二天登天池發生趣事的緣起,我,被罵了。
 
* * *
 
 搭乘十點五十五分的火車往台東,同時也是最後一班對號列車,所有趕著回家的旅客都擠進每節小小的車廂裡,坐在不甚舒適的位子中,前後傳來有小孩子們的哭鬧 聲,同樣是年輕遊客的交頭接耳,要在這種環境下熟睡其實有相當的難度,得克服重則落枕閃到腰、輕則醒來後全身痠痛的窘境;我旁邊坐著大熊,也是每次上營時 身邊固定的枕伴(很好的枕頭),忘了那天晚上到底跟他喇賽了什麼東西,大概就是前幾天他被奪走初吻的事情吧!右手邊的阿滾跟嫩譽很配合的不時發出「咯 咯!」笑聲,還沒忘了加上「酒池肉林了啦!」的結論,這是旅行頭兩天最盛行的強迫症話語。
 
 不確定過了多久,只知道車廂內 的各種聲音彷彿被吸塵器吸走了一樣,閉上眼睛就想起以往寒暑假睡在國小教室的硬地板,用法播外套當枕頭,夏天打赤膊、冬天裹睡袋的日子,然後一群累到只有 半條命的人在漆黑的時空裡打嘴砲,什麼夜襲荊州城(女寢)啦、午夜版的小隊呼啦、...等等,我不自主的浮現微笑,大家應該也都閉著眼沒發現吧?當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間隔越來越長,斜日拉長了回憶的陰影,也把我的意識拉的老遠,人站在這端,影子卻翻山越嶺到不知何處;終於,四周完完全全的安靜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