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漫長的受訓生活即將要結束,我也要離開才剛開始熟悉的步兵學校,目標是東北風越不過的南方--屏東萬金營區。

 挑選結訓典禮前的傍晚以環繞鳳山步校一周為路徑來慢跑,大概是我可以留下的一點回憶吧!在入伍前從沒有機會在南台灣待上整個冬季,能有機會品嘗這裡的熱帶風情是難得的經驗。當朋友家人開始圍圍巾、穿手套、戴毛帽的時候,我還穿著短褲跟綠迷彩小汗衫在月色朦朧的先鋒路上趴趴走;只有極少數的時候,會在早晨起來感受到一股從遙遠北方傳來的寒意,像是受到頻率干擾的電台那樣,無法確定自己接收到的訊息是本來的頻道或者只是地下電台的波段,我也很難分辨到底那種突然出現的冬日感覺是季風翻山越嶺來到了南部,或者只是單純的,我念起許久未聞的北方空氣。

 離開步兵學校之後的一個月,重新省視那三個月在裡頭的時光,才會發現一切都是如此的親切。之前不斷有人說過,受分科訓時會想起在新兵訓練中心的好,下部隊後又會懷念起分科訓的日子;我跟大多數人一樣總是要親身經驗過後,才體會到這句話的深刻。

 * * *

 有長達五天的結訓假期,我瘋狂的和新買的書跟電影度蜜月,等到終於要出發往屏東的那一天,心裡卻意外的感到平靜,難道說我原本該要覺得緊張嗎?理當是這樣的。

 從小就缺少那種快速適應一個新環境的能力,嚴格分析的話,到了全新的處所後我的三餐食宿雖然都能保持還算正常的狀態,可是完全無法用平常心去面對看到的人、事、物。記得以前第一次參加演講比賽的時候,平常在班級、學校朝會練習的時候都尚稱平穩的情緒,等到走上正式比賽講台的那一刻,我雙腿完全無法控制的顫抖,像是整塊地面都在晃動一樣的難以遏止--到現在為止,仍常出現同樣的情況,每當又遭遇到未曾經驗過的情境時,反應就再度排山倒海而來,可能是心跳如同太鼓似的敲打,掌心以及背脊都被汗水濕透。

 直到後來才瞭解到,我在一邊面對這種反常生理狀況的同時,一邊也對這樣的反應上癮了。渴望著將自己置於一個全然陌生的容器內,裡面有著全然未體驗過的世界,得讓身體感官提升到比平常更靈敏的銳度;對這種情緒的追求,成為我旅行的一大動力,到目前為止是這樣;但我悄悄的許諾,往後要慢慢轉換這種酷似吸毒的癮頭找到新的出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