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應Amelie要接下拍攝導盲犬使用者接受新聞採訪的這項任務後,我和非凡新聞台的攝影大哥兩個人在正中午的中正紀念堂外圍扛著器材整整跑了一圈,套句林義傑說過的話:「負重跑跟平常練習是完全不一樣的。」

 今天的拍攝主角是來自紐西蘭的小狗兒ZANE,拜電影可魯所賜,好長的一段時間黃金獵犬或拉不拉多曝光率高居不下,不過近半年似乎又恢復平靜(換成台灣藍鵲要遭殃了嗎?)。不然按理來說,台灣實在很不適合飼養這類長毛的大型犬,而像這樣的導盲犬目前在本島也只有二十隻上下的數量(這邊當然是指合法管道取得的登記數字)。

 原本對受過訓練的狗狗認知停留在「乖巧」、「內斂」等等上頭,不過今天更進一步了解到,其實身為一隻導盲犬,牠為人類所作的付出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你願意為了自己的家人要出門走,隨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包括正要去進行生理排泄的「大」事)嗎?

 你願意每天用餐時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嗎?
(導盲犬必須聽到哨音才能進食,而且取用的食物受到嚴格限制,常處在飢餓狀態)。

 你是體內流動著捕獵血液的獵犬,願意在主人忙碌時,默默蜷縮在椅子或大桌子下動也不動嗎?

 ......

 無怪乎當朋友天哥聽到導盲犬的這種待遇時,感嘆的說了句:「要當導盲犬也需要很大的決心哪!」面對這樣的回答,我只好苦笑。畢竟沒有一隻導盲犬在知道自己將來可能的任務時,還填寫過問卷調查的。如此說來,他們承擔起這樣的責任,能不說他們任重而道遠,或者是傻的可以嗎?

 就對待尊重生命的角度來看,導盲犬的訓練大大的違反動物本能(必須要對本性作出相當巨大的壓抑),然而我既然身為人,又怎麼好意思去用這種泛道德觀的言論去阻止此種行為的發生?這是生命裡荒謬的矛盾。

 儘其所能的愛護你所遇見的每個生命,何況不管我們作的再多,也是永遠都不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