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上個月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萬一真的在比賽前一週膝蓋仍然疼痛,就要將半馬比賽轉讓給H,畢竟馬拉松的精神就是,跑完之後還要能夠快樂的走向朋友擊掌、擁抱,絕對不能被抬著出場啊!這是我的信念之一,至於全程都必須用跑的,不管多累也不能停下來,這是信念之二(也因為二號信念,平常練習時無意間又使得十字韌帶的發炎更惡化)。

 在比賽前的一個禮拜,我只做輕微到幾乎是等於沒有訓練的熱身,連著兩天跑6KM左右的距離,確認是不是能夠跑,這就夠了。打從到受傷開始就只能勸自己不要追求成績,能夠一路輕鬆的看著旁邊的人做些什麼,並且最後帶著微笑衝過終點線,大概就是這次的目標吧!跑完「驗車」性質的6KM之後,倒數七天則每天做半小時左右的股二頭肌重量訓練,畢竟缺乏肌耐力特訓的情況下,如果連大腿爆發力都荒廢的話,很容易在不該放棄的關頭抽筋而功虧一簣(最後也幸好安然度過撞牆期),剩下的,就是看以前累積的資本究竟到什麼程度,我這樣告訴自己。

 四點半起床準備,簡單吃了麵包和麥片之後就前往市政府,比以往任何一次參加比賽都早到,多少是因為擔心準備不足而有提前熱身的打算;大約跑了六百公尺讓身體暖和,不間斷的拉筋跟伸展,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如果可以的話,還真想跟膝蓋說聲:「不管今天,或者以後,都萬事拜託了。(日本式的深深鞠躬)」

 起跑線前依然是懷念的的人山人海,如果說不熟悉這樣氣氛的人,很容易在一開始就被可怕的漩渦給捲進去,像是陀螺似的打轉,因而亂了自己的步調,衝出仁愛路不久,儘管覺得狀況似乎還不錯,但既然已經跟膝蓋做好約定,不只是今天,之後也還要一起來跑馬拉松呢,壓抑住衝過九公里競賽組亂鬥群的慾望,靜靜的往外側慢車道靠去,調節著呼吸,想點別的什麼吧!

 開始去分辨周圍的人到底屬於哪種跑者之後,你會得到一些有趣的歸納,同樣都是九公里組跟馬拉松選手組的差異很明顯,在我自己也是參加過好幾次短程路跑賽之後發現那樣的距離很容易激發心中所謂的「不確定性」,一種內心的聲音喊著:那就衝吧衝吧!反正距離也不長,如果怎麼樣的話,慢下來也不遲。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態,所以短程跑者的動作隱隱然會透漏著一股不安、不規律的韻律感,又像是有某種蟲虫蟄伏在心搏中,好像最後會破土而出一樣,因此看著這種形態的跑者看久了,意識也會活潑躍動起來。

 選擇以馬拉松為目標的跑者,大概是一開始就有一種十分確定的意念留在終點線了,不管是21公里或者42處,總之就是有一半的靈魂已經用快遞的方式送到了遠方,那麼剩下來的精神,就是謹慎小心的控制著在精密不過的身體,以一種幾乎天籟的頻率朝另一半靈魂前進。當超越九公里組的折返點,轉進中山北路之後,周圍鬧哄哄的熱氣像是被龐大的抽風機給抽走了一樣,周圍只剩下踏步、蹬腿、喘氣、還有每隔大約一公里就會出現的隨機應援團加油聲;而半程與全程馬拉松的差別也是很微妙的,雖然說大家都是以一種鐘擺週期運動著雙腳,但是全程馬拉松跑者的姿態就是充滿著一種內斂的爆發感,你可以看見他們緊繃的小腿肌肉上彷彿還有著用不完的能量,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衰竭。相反地,看到一些半程馬拉松參賽者就有點緊張了,包括我自己在內,有不少是剛從九公里組晉升到這個層級的考驗之中,當自己在看到路旁標示「已完成10KM」的時候,會突然感覺到,原來超過十公里之後的比賽境界是這樣子的啊!好像真的有穿過一層看不見得保鮮膜一樣,過去之後的空氣都不同了,大概是這樣的心情。

 但是相對的,半程選手潛在的不確定性就比起全馬選手大的多,有像我這種時刻擔心舊傷復發的跑者(路上只要看見腿上綁著護膝的人,我一定會用力的喊一聲:加油!),也有那種似乎準備不是很充足,必須用堅強的體力去面對平常訓練時沒有經歷過的挑戰的人;當然還會看到特別有趣的人物,像一位身穿小丑服的老伯伯,大概是全馬選手退役下來的吧!帶著厚重的假髮跟一身華麗的表演服,我光看就覺得渾身熱了起來,他居然還能毫不遜色的跑在前頭,人生舞台的確要有點本事才能夠標新立異呢!我這麼告訴自己。

 比較大的撞牆期出現在麥帥二橋上的折返點,時間接近九點、陽光正熾,路線上的景觀也脫離了河濱公園的水色,加上看見一群領先集團正陸續從對向跑道朝自己衝來,一直看不見折返點出現的壓力油然而生,這是和平常練習時最大的差異,只有想像力與意志力極堅強的人才有辦法虛擬出這樣的情境來要求自己,呼吸與肺雖然還游刃有餘,但是雙腿卻不聽話的很難加大步伐,對於剛復原不久的肌肉來說,真的是沒辦法的事情哪!我只能這樣跟自己說:透過這次機會,好好學習什麼叫做「無奈」吧!往後這樣的無奈感應該還多著。最後以兩個小時的時間完成了半程馬拉松的賽程,雖距離預設的目標差了二十分鐘(本來認為就算跑再慢,應該也可以在一百分鐘以內完成的);想到九月時才剛跑出個人八公里的最佳成績,短短的兩個月好像換了一具身體似的,肉體的改變的確很脆弱的,請朋友們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這結論好像不怎麼高明。不過畢竟是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在不好的情況下,技巧性的「威脅裁判」,把心情與生理調整到比較和諧的境界,這是有趣的課題,況且,最後在終點時與言的擁抱,真是比喝冰啤酒看統一獅慘電天津雄獅隊還舒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