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步調會受到許多大小事情的改變,可能一位偶然遭遇的朋友,他的一句話就足以動搖你原本深信不疑的定念;如果要說影響我生活最大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從開始習慣慢跑開始。

 一切追溯到十九歲那年,在學校裡修習一堂慢跑課來抵足體育學分,當時只覺得:「這應該是門夠輕鬆的課吧?我可不希望花太多心思在上頭。」殊不知往後的日子裡,有時候我甚至一天當中花在跑步的時間還遠遠超過了在書本前埋頭苦讀。記得很清楚授課的郭老師恰巧就是超級馬拉松的台灣推動人(每年在東吳大學舉行長達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馬拉松賽程),老師平時的課堂規矩不多,唯獨有個要求--每位修課同學必須報名該年度的一項路跑比賽,作為學期成績評比之用,無巧不巧的在那學期唯一碰上的一場比賽就是第一屆ING安泰人壽馬拉松,而這也是我與路跑結緣的契機。
 
 你可能無法想像一個人不斷繞著空無一人的操場跑步是什麼樣的感覺,從小到大體育老是掛乙等的我,心裡老大不願意在馬拉松比賽當天敬陪末座,甚至有可能未竟全功,在這次路跑賽之前,我最多只有參加過高中三千公尺的跑步體適能檢測;我安排的第一次五千公尺訓練是選在週六下午三點的國小操場,畢竟當時人少、又不像中午時日正當中,在田徑場旁邊默默的開始作熱身操,把簡單的開水跟換洗衣服擺在一旁,就朝偌大的棕紅色跑道奔馳而去......。第一次開始所謂的練跑,其實不是練習,當天因為某件現在已經記不清的芝麻小事感到煩惱,原本只是想要藉兜著圈子來把討厭的事情像洗衣機般的滌淨,在一步一腳印間,最初我還能想著:「該怎麼解決那件事?要不要請人幫忙?」諸如此類的;不過隨著圈數增加,我的心跳脈搏也直線上升,很快的我就忘了佔據心頭的瑣事,專心的調節起呼吸與步伐之間的關係,彷彿那一刻起,整個天地間再沒有比好好的跑完這段路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關注。說也奇怪,當完成了當天預定的五公里之後,似乎橫在腦海裡那排無形的煩惱牆已經崩毀於俄頃,我理解到如果你能讓自己身體的腳步跨過些什麼、那麼同時你就跨過心裡的業障,沒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
 
 有時在跑步時也會想些事,當然不是那些上班上課的糊塗帳,舉例來說,我常常猶豫著是不是要跟在其他跑道的跑者競速,要說心裡毫無競爭念頭是騙人的,跑步本身就是在比,跟自己上一圈的時間比,跟自己未來可能的紀錄比;就算不和那些抽象的時空作比較,每一步踏出也都是在跟自己的上一步比--是不是更穩了?還是多了疲憊?諸如此類的念頭其實常常在腦中浮現,有時看到一位中年伯伯從我身旁超過,禁不住的就想要加快腳步,同時想:「我居然跑輸一個年紀快要比自己大兩倍的歐吉桑?」這真是很可怕的執念,在我開始以跑步作為精力發洩之後,已經很少會輕易的發怒,但是心裡殘存下來的那種與人相爭的嗔痴,其實是我到現在為止還勘不破的;後來我學會用不同的心態來解釋所看到的,或許這位從我旁邊疾趕而過的人恰巧完成他今天百分之九十的路程,而他最後的一百公尺正是要衝刺的時候,會超過我是正常的,換個角度說,如果我也處在他的環境下,同樣也能做出近似的表現;這樣的心境雖然是在跑步時領悟,但是無意間的卻常在平日生活時派上用場,我情緒可以穩定的面對生命裡的起起伏伏,畢竟那都像是跑步過程的高低潮,最重要的是,我要把握高點來臨的時候,作最好的表現。
 
 從操場兜圈子轉戰到河濱公園的親溪步道路跑是去年的事情而已(實際上我也只不過愛上跑步三年的時間),從原本在四面高樓建築環繞的田徑場,轉變為右手邊有新店溪潺潺流過、左手邊是成畦有機農田的綠色長廊;我在奔跑的過程能感受到四季就在我的腳下奔馳,像是跑過春花燦爛的鵝黃光影,夏日午後的長草叢生,秋風擺動下的白芒花,還有冬陽暖暖流動,那是一條平日經常有釣客前往垂釣的路線,常常可以看見幾位老面孔靜靜的望著河面上的浮標,我一度很懷疑他們只是張著眼睛睡著了,像三國演義裡的張飛一樣。如同這類的玄想是少不了的。
 
 在今天,我順利的完成第三屆的ING馬拉松9KM路跑賽,和之前在終點線後氣喘吁吁的紅通通面頰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同時也替自己奠下了下一個里程碑,接下來的國道馬拉松二十一公里組,我要挑戰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鐵山豬 的頭像
鐵山豬

Ocean & Mt. Forever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