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參加畢業典禮已經是快三年前的事情了,高中時學校的大禮堂還沒落成,一片廢墟敞在那哩,據說是將來的「羅馬皇宮」,這樣的榮耀留給學弟妹去享受,我們這屆自顧自的商借政大的禮堂作為場地,雖然唱完畢業歌後,不是從自己的校園裡走出、好歹也是走入茫茫然的未來裡,各有一番滋味。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