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巔彎下腰親吻水湄
 
我卻伸不出手撫摸鉛體字在潔白的樹心
 
不懂那樣刻骨之痛是怎樣反芻在
 
腦中的胃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