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是一位老師;嚴格的說,我曾經是一位國小老師,任教於台南的一所小學,然而現在授課的講台已經不在教室裡了。
 
 每天來聽課的學生比以前多了好幾十倍,但多半是匆匆的走過我的身前,他們有注意到我吶喊的嘴型嗎?十年前的一天,我也是對著鏡前的自己喃喃說些什麼,一笑一怒間牽動臉龐的肌理,清晰的線條才剛劃過腦海,再過一會兒卻又如水痕般逸去。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離考試越來越近的日子裡,我的心情還是沒辦法安定,當沒有看書的時候,往往是凝視著一樣事物發呆,可能是停在鐵皮屋前的一輛黑色轎車、遠處養鴿人家紛紛擾擾的陽台、再過去些就是台北邊境的山巒了、得把握住每回天氣晴朗的時候才有辦法看著它們靜定的身影,如果讓我的雙眼沒有那麼疲憊,關上了每秒閃爍六七十次的電腦螢幕,留下擴音機的電源提醒自己跟現在還沒脫節,但是仰躺在床上時,不論是我的身、天天爬上一樓二樓三樓四樓五樓的腿也開始喃喃抱怨、拖過棉被將它的聲音蒙住;我的臉、嘴角的笑容如果沒有一條來自真正情緒的鋼絲牽引,它也說上揚的很倦;左胸口、每次的震盪都提醒我--千百萬次的鼓動都抵不過超過三秒鐘的歇息呀!它比較沒有資格喊累。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