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最後一場雨落在那夜霓虹閃爍,此後的時間裡,每當推開窗,料峭寒風就悄悄底溜進屋內;而原本會在我睡前叮囑再三的的知了聲、絮絮的蛙鳴,也像是放心孩子的母親默默遠去;走在路上的人們,還不一定感受到大地的哆嗦,可是蟄伏週遭的萬籟已經轉起了四時的巨輪,盛夏的繁華擾攘,的的確確是走了。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