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29 Sun 2002 21:46
  • 霧影

 今年冬天直到元旦前一個禮拜,才讓人開始有換上厚外套的寒意。已經很少有這樣的星期天,我會在早晨八點初刻,獨坐在書桌前,靜悄悄地用半留夢中的目光擁抱窗外還惺忪半醒的景物;清冷的都市街頭,一但褪去了華美的店家招牌、熱絡的車水馬龍後,人們也很難分辨出這是屬於怎樣的一個世代了。

 等到從廚房沖了杯三合一麥片回來,擱在桌面上對它輕呵;意料中的熱流撲面而起,跑馬似的蒸氣在書桌上方騰湧,也在我眼前眷戀不去,彷彿意識到它們自己不是屬於任何的一場時空。而我則誤以為這一手造成的視覺與觸覺戲碼,可以成功欺瞞過被玻璃阻隔在外的凜冽氣息;就跟這世上大多數想將一些事實作精美包裝的人一樣,我終究會發現這種行為的愚昧。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03 Tue 2002 21:45
  • 純粹

 大學認識位同學,他書包裡放一個以信封作成的鉛筆盒;那是一張微皺的白紙,因為在舟車勞頓中有慢慢變薄的摺痕,一根根五顏六色的筆管,不知不覺從那被時間分離的紙張黏合處探出頭來;像是不甘瑟縮在包裝中的真知灼見。如果只是這樣倒也罷了,等到大家又看到那位仁兄在用餐後,居然拿出一只他自己用小紙袋製成的錢包,已經很難用訝異或是驚嘆之類的形容詞,來表達當時的心情。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