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第一次聽見將在新生報到時作全身健康檢查(包括抽血),心裡著實打了個冷顫;自小我就不算是個有血氣之勇的人,儘管家父執醫,我卻常常在跌倒的時候望著自己擦傷滲血的皮膚而不知所措,這樣的情形持續到了國中時才因為為了保持「形象」而有了改善。

 在不少接受針筒注射的經驗之後,有時想要轉移注意力,常常會盯著細如牛毛的針頭想:「是什麼原因,我今天會坐在這裡?忍著疼痛來挨一下針扎?」可能是為了保持自己身體長保健康,也可能是為了捐血一袋、救人一命;那時起,我豁然有悟到,原來當人對某事的關注已經超出該件事所帶來的長痛及短痛時,原先難忍的感覺竟然也就漸漸的疲乏了(說要甘之如飴對我實在有點難度)......如此一來,我幾乎可以想見自己在抽血的同時,也在抽測一份情感,那是我對自己身體健康的重視,姑且將這種心態稱作--驗情。

鐵山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